作家网

北京赛车 > 散文 > 正文

路向远方(外一篇)

 路向远方(外一篇)
                     
作者:离响
 
  那个说没有比脚更长的路的诗人,他走上了另一条路,他该拒绝孟婆汤,转身去但丁的天堂。人总要走一条路,通向远方,无论生死。
  我知道未来的路,可我却经常得走岔路,不能直接抵达那条注定的路。因为我总是不甘心,爱情的蜜隐藏在荆棘之路,成功的光在盘山狭路尽头,闲雅的秋叶也不得不飘落尘埃,野性的光辉受人诟病……
  一切都是幻境,幻境拥有真实的美,当我相信幻境时,我就拥有真实。
  我彳亍着,逢着一个智者。
  他说:人们总是想着路的远方,却忘了的脚下的路。
  我的祖辈曾日日蹲在院门口,叼着草烟,透过灰白色的烟雾茫然地看着远方,他们都在寻找通向远方的路。
  我的祖先曾拖儿带女,抬起头眯眼看着太阳,低下头看着土地,他们从荒凉之地出发,经过千难万险来到水草之源。安居,生活,子嗣繁衍。
  他们再次透过丰茂的水草遥望远方。我的曾祖父骑着骏马,飞驰在大地上,踏碎一地月光。他站在山岗上,望着茫茫原野,又叹息着返回家园。我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就骑一匹黑马,马蹄踏过千万条路,结果每一条路最终都转向同一个方向,他从没达到自己想去的远方。
  时间的洪流,淹没了蹄声,带来车轮轰鸣。我迎着夕阳,成为车的长龙中渺小的一环,我无法突围而出,必须顺着一条路走下去。
  我常常有一种幻觉,那飞驰的车轮一直不要停下,向远方走下去,不要让我有选择,我惧怕选择如同惧怕毒蛇。选择总是带来错过和悔恨。我为曾经的选择付出大把时光,在泥泞小路上挣扎,悔恨如同巫蛊扼住了我。我试图沿着一条路走下去,不停留,不观望,众人以为我是一个睁眼的盲人。
  岔路如此之多,它们都通向未知的远方。我看不清心爱之人的眼,他闪烁变幻,喜怒都不由我。如果没人同行,我只好孤身向前,走上一条路。
  夏风吹起,草帽下,我哀愁的双眼,看不清路的远方。路上满是时光的刻刀,无论走上哪一条路,都会给你留下刻痕。我站在路口——上一段路的末尾,检视时光的刻痕。刻痕斑驳,编织成孤独,让我恐惧。我翘首四望,想要诉说,可是路上没有倾听者。我张开嘴,只有风刮过,它带走了我的声音,孤独依然留给了我。
  路有多远,我的祖辈不知道,他们用双脚用骏马走了一生都没走出命运。可命运的路却简短成一个个年号。我可怜的祖辈一直在原地绕圈圈。幸好,他们从没看清事实,用固执和汗水建造了家园和梦想,相信依然有一条路可以通向远方。
  跟着鸟吗或月光,穿过迷雾的晨光,就升起了希望。别在意荆棘与岔路吧,纵使蝼蚁也曾领悟不老的时光。你必须到达晨光,一次又一次地出发,走上那么一条向远方的路。
 
  月光、蟑螂和书架
   
  一只蟑螂静静地躺在书架上,这不是一只普通的蟑螂,它没有了生命,成了一只蟑螂标本。它一定不知道它会成为一个标本,它的族类大多死无全尸,葬身在垃圾堆里。
  它一定不是一只贪吃的蟑螂,贪吃的蟑螂在油污的残羹剩饭前成群结队。
  它是一只不合群的蟑螂。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带着对未知的探索,独自爬上了这高高的书架。它惊讶书架的纯净,与它以往的世界截然不同。至少书架让它舒心,它在书架上过了一个夜晚。于是它经常到这书架上来。白天就藏身书籍之间,晚上它是月光下自由的王者。
  我看着这蟑螂标本,眼前浮现无数场景,我曾跟一只蟑螂对峙,我用水冲它,它在水涡中旋转,水流走了,它顽强地向上爬,我被它这样顽强的精神吓到了,它比我强大。
  我固执地认为所有的蟑螂都不过是一只蟑螂,那丑陋的,顽强的,打不死的黑东西。
  我不敢细看,它是仰着身体的,背部凸起的地方挨着书架,腹部朝上,几条腿弯曲着,黑乎乎的——即便死去,它依然带着邪恶和肮脏,让人不忍直视。它和书架上的尘埃融为一体,它从尘埃中来,终归尘埃。
  透过荒凉的时光,我看见这只蟑螂站在一本书上,仰望星空,它酝酿着一场无人能解的梦境。它回想它的祖先,几亿年前它们就拥有月光一样的梦境。几亿年来,它的族群庞大如汪洋,遍布地球。可是,它们竟然无法忍受阳光,仰望夜空,那如水的月光也让它迷茫,月光隐去的时候,它必须要躲入黑暗。
 
  它曾冒死窥视阳光,经历生死劫难后,它明白太阳是神对它们的惩罚——一只蟑螂,永远别想踏入光明。
  它们死伤无数,顽强的生命力是唯一的筹码。每个夜晚它的同胞们都横尸遍地,这可怕的现实从未吓退它们生活的脚步,它们在黑暗中舞蹈,四处攀爬,甚至飞翔。
  可是这只蟑螂对生命有更高的期望,它是一只清高的蟑螂,与孤寂为伴,在黑暗中踽踽独行,不能拥有太阳,至少还能仰望月亮。它长时间流浪,寻找,找一个角落,静静地拥有整个星空和月亮。
  它栖居于陋室残垣,这书架的一角就是天堂。它曾经翻开过一本书的一角,里面全是它看不懂的黑色符号,凭直觉,它知道这些符号是神秘的东西,它曾试图去理解这些符号,无奈和焦灼吞噬了它,一只蟑螂永远无法弄懂另一种秘密,因为这些秘密不属于蟑螂。
  它的同胞从不想抬头看月亮,它们也忽略了月光和星空,它们习惯贴地爬行,它们生来就贴地爬行,无法站立。
  这书架的一角,是它的同胞从不涉足的地方,一只孤寂清高的蟑螂却在这里升华了。日夜轮转,它的生命流逝,它决心死于月光之下,书架之上,在它无法拥有的秘密中结束短暂的一生。
  作者简介:离响,本名王莉华。蒙古族。1983年出生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现居海口。海南省作协会员,海南创意文学院秘书长,小禾写作负责人。曾在《绿风诗刊》《阳光》、《椰城》、《现代青年》、《百花园》、《人间福报》(台湾)、《中国民航报》、《北海日报》等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若干,创作出版海南故事系列丛书《海南谣的故事》等。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走势 安徽快3 吉林快3开奖 江苏快3走势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