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北京赛车 > 散文 > 正文

堆放在荒野的南瓜

       黔西县城离毕节市78公里,绿化乡离黔西县城15公里,湾箐村离绿化乡政府约5公里——湾箐村是毕节市第二实验高中(以下简称二中)对口帮扶的一个贫困村。
       从2017年开始,二中帮扶了该村好几个项目,先后投入30余万元,入股湾箐村高炉林下养鸡场,种植大棚食用菌,入股黔春毅力食品厂,种植蜜本南瓜,种植辣椒,所产生的效益全部分给贫困户。
       10月9日,我随二中校长林琳、副校长石平驱车去湾箐村。从高速下到县道,从县道行至村道,一路阳光明媚、景色怡人。路不宽,还算平整,全部是水泥路面,只是弯多,会车时总让人有点心惊的感觉。
       路边的田野里,村民种植了许多脆红李,目前,果子已经下树。前些年听说果子价格达到1斤十几元,但现在价格却是越来越低,10元3斤满大街都是。
       让司机(校办主任充当了司机)独自开车去村委停放,我与校长林琳及副校长石平走路去看望几家贫困户。还没进村,我就看到路边的荒野里堆放着许多南瓜。那些南瓜只是简单的用油纸布遮盖着,可能是油纸布太小,没能够全部遮住,靠西面还露出一大片黄色的南瓜,在斜阳下显得特别刺目。
       我们跳过一沟壑,走进荒野。林校长把油纸布掀开,看到有些南瓜已经开始腐烂。散发出一些独特的腐臭味……
       于是,我们再走路到了村委会。其村委书记叫余平,第一书记杨云刚都在村委新建的办公楼等我们,杨云刚是二中派出的老师。他们给我介绍:湾箐村共有11个村民组,581户2023人,耕地面积4250亩,人均占有耕地2亩,但是,其土地石漠化严重,土壤贫瘠。所以,全村去外面打工的有800多人。
       我不解地问刚才在野地里堆放的南瓜:为何村民不把这些南瓜搬运回家,而是任其在野外暴晒、雨淋?是否有点太浪费、太可惜了吧。
       余平给我介绍:现在南瓜每斤5毛钱也卖不出去,而光运费,从地里运到家里,再找车运到县城,那么,其运费就可能会超出这个数字,更何况还不一定能够卖出去。
       南瓜是藤蔓植物,湾箐村的野地里到处是石头,只适合种玉米和南瓜,特别适合藤状植物的生长。其藤蔓散开几十平方米,甚至上百平方米,然后再结下了许多南瓜。这些南瓜不需要太多的管理,不需要打农药,甚至施肥也很少,家家户户门前屋后都能够种植。
       这真的是无公害蔬菜,但现在市场上却不容易卖出去。
       林校长当即与石平副校长商量,学校是否再拉1车五、六吨,一是动员学校老师每人买上几只南瓜,另外剩下的就放学校食堂做菜、做南瓜饼吃。
       能够想象的到,今后这几周,二中的天空都将飘溢着南瓜的香味。之前一个月,广州的朋友就告诉我:你在贵州帮扶,我们食堂现在经常吃南瓜。后来我才知道,广州市花都区也号召各单位学校机关食堂要采购毕节的农产品,所以,食堂经常吃南瓜是很正常的。
       于是,我安慰他,南瓜营养,是无公害蔬菜,而且南瓜还是航空食品的重要原料呢。
       就湾箐村而言,好在该村是与二中结对帮扶,学校人多,人多力量大。我在想,这个办法当然能够解决一时之需,却无法彻底解决这样的问题。
       因为从长远考虑,所有产品最终的出路还是要走市场化。
       据介绍,今年湾箐村的南瓜大丰收,总共收获60余吨,通过各种渠道已经销售30余吨,现在还剩30余吨。后来,我还听一个领导说:杜鹃街道的一个村,单南瓜就种了100吨。黔西县有30个乡镇,364个行政村,那全县的南瓜还剩多少没有销售出去呢?
       回来后,我在朋友圈里配了几张堆放南瓜的照片,再写了几句话,发出来:我在黔西之十六——堆在田野里的南瓜。黔西县田野里任其自然生长(不打药、不施肥)的南瓜却喜获丰收……物贱伤农,5毛钱1斤。村民把这些南瓜就在田野里随意堆放,任其腐烂,甚是可惜。南瓜虽好,健康食品……但我不知道,是否还有更好的办法,广州的朋友看过来——5毛钱1斤!
       朋友圈发出后,不少朋友推介了许多方法。但似乎只有这两个办法比较切合实际。
       广州市花都区副区长蒋福金看到后,回复我:广州市有老板在织金开办了一个南瓜加工厂,看是否能够消化一些。但是,有在织金交流的干部就在圈里告诉我,织金县的南瓜现在是3毛钱1斤。我不敢肯定是否真的,但无疑,南瓜问题不仅仅是黔西县,甚至不仅仅是毕节市的问题,贵州省其它市是否也有此问题呢?
       重庆的一个朋友告诉我,是否能够如新疆的方式烤南瓜,南瓜在新疆维吾尔语里成为“卡瓦”,烤南瓜在南疆非常多见。在巴扎里,你能看到一个大推车上放着很多被切成瓣的南瓜,不到跟前,你就可以闻到一阵阵南瓜的香气。
       烤南瓜是用打馕的馕坑烤制出来的,馕坑里闷热的环境将南瓜烤得外焦里嫩,黄灿灿的,咬到嘴里还有沙沙的南瓜肉感,让人吃了后并不认为自己吃的是南瓜。南瓜在馕坑里烤制2-3分钟后,用刀子切开,放在一旁让它凉一会,高温下烤出来的南瓜冒着热气,飘着焦香,十分诱人。
       他甚至想把烤南瓜当成一个项目来做,先选一个城市试点,然后再各个城市推广。
       我想,这真是一个好办法,似乎这可以作为一个重要选项。只是,只是,这个过程似乎也太长远了吧。
       我在写作这文时,我交流任职的黔西县文体广电局局长靳咏雪发信息给我说:贵州11日后将下雨、降温,请保重身体!
       我马上想到那些堆放在荒野里的南瓜。南瓜在室内堆放着可以放置三个月也不坏,但堆放野外,遇雨则很快就会腐烂。我真有些担心!
       不知看到此小文的朋友,还有别的好办法吗?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 晚
 
        作者简介:钟兴,江西赣州人,广州市花都区作家协会副主席,《花都湖》杂志副主编,现在贵州省黔西县文体广电旅游局挂任局长助理。曾获得“第三届广东九江龙散文奖” “首届冯梦龙短篇小说奖” “2015年度雨花阅读奖” “广东省30年优秀小小说”等奖项。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开奖 手机网投官网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