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北京赛车 > 散文诗 > 正文

散文诗六章

周庆荣:散文诗六章
 
  作者:周庆荣
 
  黄昏散曲
 
  一
 
  狂喜的黄昏有一个不沉沦的主题:此刻,太阳没落尽,而几颗星星像是做好了准备,它们已经明亮。
 
  随意地说黄昏与日出对立,肤浅的是说话的人。太阳向上与太阳向下,习惯白天的人们尽管去登山。黄昏时,最安详的行走就是从山头上下来。一步一步地朝着低处走,等到暮鸟再一次飞进枝头,心就恢复平常。
 
  二
 
  我常常以睡懒觉的方式错过清晨。白天重要的一半是我的梦,朝气蓬勃属于恋爱之前的人们,上午,多少期待需要实际的内容,舞台开放,谁的行为热烈,谁就靠近中午的太阳。因为茶是热的,脸的冷可以忽视。人走人留,面孔的深奥还没来得及与人心接头。
 
  而祖先的惯性必须发挥作用,一部分人表达忠诚,一部分人预言夜晚月亮上的皱纹。神话很远,勤奋只能书写纪实,它改变不了什么,我在睡梦中的时候,一些现实的哲学抱着太阳在上升。
 
  三
 
  一切从正午开始。
 
  炽热的太阳行着天道,播种的和收获的,太阳一视同仁。至高无上的道理不偏不倚,左边的和右边的,往事和前程都还有机会。
 
  也就是说,我忽略了光明上升的过程,不离不弃地伴随光明的下降。
 
  我是一个固执的人,从不跟随光明走向光明。我训练自己不被黑暗牵制走进更大的黑暗,而是在黑暗中独立地让双目明亮。
 
  黄昏,多么像白天的封底。这是休憩的大好时刻,有肚量的人会忘却人群里的遗憾,爱情如果没有从容,黄昏是忘记它的机会。
 
  坐下来,在黄昏之后,是梦。
 
  所以,光天化日下的小人得志,一眼就看得分明的丑陋,忘掉它,像忘掉她。
 
  四
 
  黄昏,拧干白天未被蒸发的水分,擦拭夜晚柔软的额头。
 
  一切要干干净净的。
 
  让白天里凶狠的人错过黄昏的慢,他们直接走进噩梦;让白天汗水流得太多的人把夕阳看成一天里最后的玫瑰。主义不离口的人是没有主意的,黄昏的风吹不走他们的口号,白天是他们合理的体制,他们做完了规划,蜜蜂的兵团负责家族的甜。
 
  我朴素的情感要求我把黄昏定义成他们的末日,如果夜晚是他们的坟墓,为何在翌日他们还会不断地醒来?说到埋葬,夜晚埋了坏人也埋了好人。所以,黄昏是中性的,时光无法挽留的话就不必挽留,我就要黄昏,要黄昏茫茫大地上的炊烟和暮归的英雄。
 
  五
 
  黄昏里,我不想深刻。
 
  经过完整的人类奋斗的白天,我渴望黄昏的灿烂无邪。清醒太久的人终于等来睡眠,而日子红红火火的叙事里,因为夜晚即将到来,会有人仰望星空。
 
  黄昏。黄昏。
 
  不允许任何人说残阳如血,我恨的人在之后的夜色中,我看不见;我爱的人在我周围,他们是家,是天和地,是这个冬天我虽然感冒但却在黄昏打出的一个惬意的喷嚏。
 
  那个一直自以为是、一生信奉目的主义的人,因为面临黄昏,我早已发现并且原谅。

  黄昏。黄昏。
                                                                       
  2015.2.10清晨
 
  红灯笼
     
  红灯笼表达着吉祥如意,起因是一块红布。红布被内部的灯照亮时,潜心布局的圆陈述岁月静好。
     
  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磨刀石和剑早已分离,人性的一般斑点很难通过宪法来纠正。
     
  我意识到红灯笼也开始修饰生命时,这个风气流行很久。曾经,仁和爱在时光里发酵,甘醇美酒或许不烈,但只需37度便可证明人性。世道里的技术在灯笼里成熟并且发光,久远的人性的内容何时变成一块肥肉?狼何时叼走了它?
     
  而狼竟也不见。
     
  红灯笼如同我酒后布满血丝的双眼,因为必须的警惕,我早已不写爱情,但我依然希望身旁的红灯笼,左边是仁,右边是爱,像我们众人双目。
     
  红灯笼注视着大地,如此,我们都是有祖先的人,如此,狼在远处,荒漠不在我们的周围,在周围的全是家园,是我们爱到骨髓的家园。
                                                                                                                         
  2015.2.11
 
  平安夜
     
  北方的平安夜是冬天的场景,树叶必须落尽才能让一棵树平安,湖面结冰后,水鸟必须飞得远远的才能平安。曾经碧波荡漾的湖水必须在下面含蓄才能不被冷天气冻透。
     
  在风声和隐约的冰裂声中,我竖起衣领,冷天气,我也必须平安。我被寒风吹拂我平安,我把手放在冰面上我平安,我望着喜鹊或者乌鸦站在光秃的树枝上我平安。我跑步暖身说着平安,我把这样天气下寒冷的情形省略,向远方继续说着我很平安。
     
  平安夜的夜色与往常一样辽阔,我看到灯火就理解了平安。看到玻璃窗上的雾气我意识到温暖和平安,透过窗棂,看到熟悉的陌生的人们面带节日里的喜悦,我想进一步祈祷平安。
     
  平安!从对冷天气的态度开始?
 
  2014.12.24晚
 
  二种力量
 
  有时,迷雾是很好的宣传。
     
  湖水当然应该荡漾,而冰以温度不够为理由。我因此看到湖水缄默,我一看到湖水被冰专制,我的心里就呼唤火山喷发。
     
  什么样的人害怕被颠覆?
     
  什么样的人害怕失去?
     
  我爱波浪和波浪拍岸的声音,我爱小船在柔软的水面滑行。一只船篙直抵湖心,仿佛国家的本质被深深地热爱。
     
  一种力量要坐在高处看风景,说白舸争流是假的,说百花齐放是假的,红红的太阳没能解决湖水结冰,那是因为湖水病了。
     
  湖水病了,落叶在冰封的湖面舞蹈。灰尘是水的蒙头垢面,我们是祖国的人,只有祖国让我们干净。这种力量在从容自若地取证,如果事物要丰富,请注意:所有的人应该尊重冬天。
     
  第二种力量我不说,我在梦里恋爱。五十岁的人了,不是爱到执迷不悟,而是爱的忍耐。一层冰抵御不住春暖花开,祖国需要鸟鸣,鲜花会开满大地。市井里,人声鼎沸,谁说那些引水卖桨的就不是最后的真理?
                                                                                                                 
  2014.12.18凌晨
 
  我用自己的体温对付冬天的冰
 
  冬天用冰垄断了水,暂时忘记涟漪和它们的鹭鸶,我让自己的牙齿比坚冰更硬,紧咬着季节的冷。
     
  真实的人不避讳偶尔的叹息,想到明年的树叶还会落下,我想劝说所有的树木不要开花和结果,直接就是骨头般的躯干,如果世界让事物在冬天封口,我就望向天空,至少目前还没有什么力量绑架走太阳,啊,太阳,你是冬天的对手,是我永远的坚定。
     
  这样想的时候,我用刀子撬开冰,一块冰就握在掌心。我的温度不高,但是足以融它成水。我就是如此对付冬天的冰,热血是体内的河流,水鸟、小鱼或者蝌蚪,它们自由地游。一切的冷,都是纸老虎。
     
  恍惚是瞬间的,温度是永恒的。
                                                                                                                        
  2014.12.5夜
 
  冰之夜
 
  给鹭鸶一杯烈酒,它们能够御寒么?
 
  冰之冷,波浪知道。统一的冰好似一层胶布,贴住水的伤痕还是堵住水的口?自由而无求的水,是上等的哲学,它说善,人们就温柔;它说智慧,人们就怀念智者;它如果叙述历史,一些船乘风破浪,另一些船在深处叹息。它无法干涉山头上的是非,偶而会让家族里的雪莲讲授圣洁,当无功而返时,它会让高处的兄弟用大雪覆盖。雪峰上的鹰是哪个朝代的王?人间的蛇蝎它只需一个俯冲就消灭殆尽,而土地内部的黑暗,它好久以前就发明了地狱,骄横无道的人难道还有别的目的地?
  
  一想到温暖在别处,丹顶鹤就思念爱情。

  它们会飞呀,冰雪专制的时候,它们的翅膀是伟大的自由。
 
  冰是水的遗憾,人情的恐惧在于丢掉了每个人的体温。修辞成为化妆品,一些人成为鼠目寸光,一些人张着血盆大口,一些人找到了蔑视素面朝天者的理由,香水变成人类的异味。
 
  他者的冷是我的暖?

  冰的夜使得风声都变脆,容易折断的还有什么?
 
  我们没有鹭鸶和丹顶鹤的翅膀,我们呆在原地,我们把枯枝败叶聚拢,燃烧,创造温度或者相信温暖?
 
  2015.1.14凌晨
 
  作者简介:
 
  周庆荣, 诗人1963年生,祖籍江苏响水。 1985年毕业于苏州大学外语系。1993年入北京大学国政系国际文化交流专业学习, 1995年起在北京某公司任职至今,现为《诗刊》理事。

  大三起开始创作诗歌,迄今出版的散文诗集有:《爱是一棵月亮树》(1990年漓江出版社)、《飞不走的蝴蝶》(1992年安徽文艺出版社)、《爱是一棵月亮树》(合集,2000年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风景般的岁月》(2004年 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译著有:《西方现代美术》(与人合译)、《幽默发达学堂——帕金森第三定律》、《敖德萨秘密文件》、《中外女诗人佳作选》(编译)。
 
作者:周庆荣
来源:北京老风2001   新浪博客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官网 江苏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官网 江苏快3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