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北京赛车 > 自由诗 > 正文

沙辉诗歌十三首

沙辉诗歌十三首
 
作者:沙辉(彝族)
 
我没有目的地
 
远山静谧,岁月静好。
流动的不是山川,甚至也不是时光,是我们。
那座1300年前的敬亭山,独坐亿万年之后才与
一个叫李白的诗人相遇。
遇见的时候,李白被“定”住了: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此时的李白,才是真正得道的李白。
从此,李白不见了。李白也无处不在了。
从今天起,我学山川,我也没有目的地。
 
2016.12.6
 
岁月是我身体里的猎豹,或驯鹿
 
岁月,曾经是我身体里的一头猎豹,总是
瞪着一双饥饿又暴力的眼;如今
经过四十多载光阴的驯服,它摇身一变变成了
一头安静的驯鹿,该吃草吃草,该睡觉睡觉,该挤奶挤奶。
 
所不同的只是,它瞪着一双充满警惕的眼一一
对一切,特别是对趋于衰老的身体构成伤害的事物;对流逝的光阴。
 
一切事物,慢慢地在我体内找到了使之安静的镇静药。
 
云朵之上
 
想到云朵上面去,在郁闷的时候
仰躺在云朵之上,面朝幽蓝的天空
把一身的尘世遥遥地抛在身子下面
悠悠飘荡
 
想到云朵上面去,烦躁的时候
拿起烦躁,就像一堆堆棉花
在上面任意踩踏
一解我的怨气
 
想到云朵上面去,阳光温暖的日子
暖暖地躺在上面晒着太阳
尘世的风只是在遥远的地方呼呼地吹
歌声飘来,想着尘世和恋人的时候
翻身向下,托着腮帮子看个够
 
想到云朵上面去,让身子和思绪一样轻
让生命和命运,同样地晴空万里
洁白无瑕……
 
2013.4
 
最大的隐喻
 
天很蓝很蓝
连同我们的故事,一起倒映很蓝很蓝的湖中
此时,天和湖混为一塘
我搅动了那片蓝蓝的湖
那片蓝蓝的天,却没有被我搅动
 
埋下不是埋葬,种子
带着最精密的遗传基因,着床大地母亲的子宫壁
在一个属于生长的季节
盎然于归属自己的那一时空
 
2016.8.27.手机微信
 
月光,抑或宝盒
 
月光如水,我站在这如水的月光里
犹如被一种念想所澡洗。白天如果我们忘了
曾经也有祖先,锄禾日当午
那么月光下我们或许想到过,曾经也有个
叫诗仙李太白的,站在月光下的窗内,望着
窗外如水月光,拈须而吟疑是地上霜
 
而此时,我也不应忘记,多年后,或者曾经
也许也有人像我一样,以为没人曾锄禾而忘记有人汗滴禾下土
以为没人曾澡洗月光而忘记
有人吟咏低头思故乡
 
月光下有宝盒,有周星驰的宝盒
那不是装珍珠钻石的宝盒,是打开时空隧道
的宝盒
 
这样的宝盒,万古不失
在那一片清辉里
 
2016.11.5于手机微信
 
突然想对远方打一声招呼
        
没有目标,没有对象,突然想对着远方,
真诚地说一声:辛苦了!祝快乐!
 
也许是在一个平凡的日子里,也许是在
一个特别的节日里,
我对着远方,心血来潮地真诚祝福:
远方,辛苦了!祝快乐!
 
那时候,我的身边也许有许多人,但我视而
不见,也许一个人也没有;
那时候,我也许是对着远方的某个陌生人说的
也许是对着空空的远方说的。
 
这之前或之后,我也许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
真诚祝福,也许
我周围一直空空如也,空如那远方与天空。
 
可是,空旷的远方,我是多么的孤独啊,
——又是如此的欢喜!
 
2016.11.20.手机微信
 
冬天里的三样事物
 
水泥地里一丛嫩嫩的草,蓝天上一轮
暖暖的太阳,
还有对远方的念想,你们构成了我
整个冬天的传说与爱恋。
 
到我的孤寂里来,到我的黑夜里来,到我的
灵魂的窝里来。把你作为
我的孩子,让我们把彼此作为自己的孩子。
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柔弱。
 
哦,这永久的鲜嫩与希望,这人生最不可少的
温暖,这永世的至爱……
我一生追求的人生的绚烂,这燃烧着的绚烂,
没想到,我的最终,却在这里。
 
2016.11.20.手机微信
 
把诗发表在心的纸页
 
想想活过的一生,很长,也
很短。想想
这一路的人生,有风雨,也有
坦途,平凡,但也非凡。
活的越老,越对日子恐慌,不可为外人道的
心事,成为花开的根部土壤;
把爱捏得紧紧的,犹如捏着一张时间的
薄纸,一张通知单,
所有的暖和提心吊胆,都成为生命最幽深的
心灵暗道里火焰和火焰的颤动。
了悟与变得随和,是时光种在你身上的最后
几株植物,在心慈面善的背后,
有着时间积蓄下来的良多的肥料。到了这个
年龄,为什么诗写的见少了?
原来,是你写诗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你现在
发表诗歌的园地,主要转移到了
心的纸页上。因为你写诗不再想惊动任何人,
哪怕是时光,你也再不想惊动,
而只是和它和解,成为冬阳下相依相伴的温暖。
 
2016.11.20.手机微信
 
描绘以及泄露
 
(一)
 
我想要画下世界,而我不能把世界画小
我要把世界画原本的世界那么大
我找不到这样大的画布
只有把世界画在了心里
 
而世界的风景,世界的颜色
一天一点,从我的文字里泄露了出来
 
(二)
 
我想要把自己画下来,把自己完整地画下来
可是我不是不变的我自己,我三十年前上学
我三十年后教我当年一样大的上学的孩子
我画不出不变的我自己,我只有把我画在了记忆里
而记忆,而我的模样和心境
一天一点,从文字里像打印机里的纸张和
留声机里的留音——泄露了出来
 
2018.1.18
 
随笔
 
什么东西遁去了,遁于空中
越离越远,遁于无影,无踪,无形
唯有记忆伸出挽留的手,而许多的许多
也从记忆的指缝里漏去,风一样。
昨天在哪里?今天在哪里?明天在哪里?
昨天就在昨天里,今天就在今天里,明天就在明天里
――这是最恰切的解释,也是真理。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是它们在记忆里在大脑里
几十年之后,若能成为我们共同的清新若昨的记忆
那么它就是我们生命里金子般闪光锃亮的内容
 
什么东西遁去了,遁于空中
这是不可避免的,也毋庸置疑
 
2018.1.18
 
黑夜是被白昼吞噬的
 
黑夜黑了下来
黑夜在酣睡,不眠的人
像它肚子里的蛔虫
听见黑夜微微的鼾声
 
黎明一点点来临,黑夜将一点点
被吞噬
然后给我们一个明晃晃的白天
 
所有的黑夜,必将被到来的白昼吞噬
 
2018.1.30
 
活着
 
生命的过程,就在一抔黄土里,生命的高度
也就在一抔泥土里
你承认你是世界的一个过客
但是你拒绝承认你不是大自然的主人
但你也不想想,自古至今,有谁
活过了一座山?你就拿整个人类来抗衡
它也至今还是没有活过一座山
所以你怎么能够说你是大自然的主人呢?!
也许李白是最先明白无误地透彻了这一点的
所以他才“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其实,每一天,都在完工着它自己,每个时代也是。
一切也都是。
进入凌晨零点“铛”的那一声响,就是宣告一天正式完工
只是不是所以的完工都如此的清晰可见
很多东西的完工,是在无声无息不知不觉中
 
——乔伊斯见到叶芝时说:你太老了,我已经无法再影响你了。
 
不过这样是对的,我是说我们不把自己当做
时间和大自然的客人。
这样我们就不会在太客气或者是诚惶诚恐中
蹉跎了我们的一生
 
2018.1.27
 
终有一天,我会到达你的高度
 
走过一山,又一村
走过千山与万水
生命风雨兼程,春夏秋冬,不懈奔流
 
而某一刻,或者在溪边,或者在密林里
或者在岔路口,或者在半山腰,或者在山巅
我或许或会追上你,或者到达你的高度
 
我们不谈沧桑,但在某一天,你会
迎来不悲不喜
包括你周围的树叶、树枝、树根
还有你周围的水声、风的走动、路的颜色、以及空气的气味
都一样的不悲不喜。你周围的一切
都在不动声色中不悲不喜地迎驾你的到来
迎驾你到达了那一时刻
 
我们不说人生的终极意义。因为说到这个
我们就会变得无趣。讨论终极意义最终
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到达澄明的圣境,哲人的高度和光环
一是落入虚无的颓废,一切毫无意义。
所以还是糊涂的好。正所谓难得糊涂
 
请相信,终有一天,我会到达你的高度
即使不在你追我赶的某处山腰,或者某个山头
也在某一抔泥土的高度里
 
2018.1.27
 
原谅
——读毕飞宇短篇小说《两瓶酒》
 
可以也应该原谅我前半生的苦难。
 
但我原谅不了父亲一生的苦难
它带走了我父亲。没有给我机会
让他感受到什么是苦尽甘来
                
2018.2.3
 
作者简介:
沙辉,彝族,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18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盐源县作家协会副主席,《飞鹰》《定笮彝风》副主编。在《中国诗歌》《中国文学》《中国诗人》《民族文学》《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四川文学》《作品》《草堂》《新大陆》(美国)、《诗与小说》(香港)《当代文坛》《边疆文学·文艺评论》《雨花·中国作家研究》《草堂》等报刊发表作品。 
 
作品入选《中国2016年度诗歌精选》《中国诗歌选》《中国诗歌·民刊诗选》《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1940—2015)》《中国散文诗》《中国散文诗人》《中国散文诗精品选读》等十多个权威选本。获国家、省级文学奖二十多次,教育教学省州级论文奖30篇次。
著有诗集《漫游心灵的蓝天》和爱情长诗《心的方向》两部。
 
江苏快3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 安徽快3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