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北京赛车 > 自由诗 > 正文

寒冰的诗(30首)

寒冰的诗(30首)
 
作者:寒冰
 
柴达木
 
海水退去,高原隆起
戈壁上“烧黑的砾石”带来天外的问候
闪亮的盐粒凝望着天空
风扫过芨芨草的头颅
蒙古人的战马立在白雪的祁连山上
山下的寺庙里,艰难成长的一棵树
被远道而来的信众虔诚膜拜
而一队藏原羚在我的视野中
长久盘桓在“烤红的河床”里
广阔不过如此
苍凉不过如此
哈拉湖以自己的一滴泪
告诉我
这巨大时空下的卑微与恒久
 
2019.4.12首都机场T3航站楼
 
拉萨河
 
一条河在雪山之间流淌
也安静地流淌在星辰间
唵嘛呢叭咪吽
诵经的声音在柏烟的缭绕中
总会轻轻抵达河流的内心
一只黑雁站在河滩上
感悟也就从一只鸟的飞翔开始
而在布达拉宫,在大昭寺前
那么多的虔诚与宏愿匍匐下来
人来人往中
最后让一条河流承载了所有
 
2017.1.4北京至河南漯河高铁上,10.22凌晨北京红军营改毕
 
最高处
 
站在巨大的广场上
仰望雪山上的殿宇
思想听到了风颂的声音
曾经
这里有过人间的烟火与爱情
现在是众神的宫殿
阳光饱满
光芒让朝圣者低头
也让万物安详
其实,所有的祈祷和向往
在群山之外的河谷、森林、草原
以及湖畔、村庄
在孩子年幼的眼神里就开始了
排队的人,风尘还在
只为亲自给酥油灯添加一块酥油
只为让额头轻触一次神像的底座
朝圣者
请默诵六字箴言
你渴望的救渡都在这里
 
2018.12.31夜北京
 
僧人
 
大昭寺前的桑炉青烟缭绕
酥油的馨香弥漫在金顶之上
天空流云生动
捧着经书的信徒坐在台阶上神色庄重
一位修行者走来
一袭红色僧袍
发髻高悬,颧骨突出
身上的江水之声与风雪之寒尚未抖落
行磕头礼的僧众起身致意
于你而言
所有的苦行
只为此刻
看到胜利幢的光芒
而解脱的不只是过往
 
只是于我而言
看到的还是人世的风尘
 
2018.12.31夜北京
 
阴山下
 
多次躺在阴山下
谛听一个民族的驰骋与征伐
 
广阔拂过面颊,黄河蜿蜒流过
天幕打开,阳光倾泻而下
躺在这苍茫间,
听到远处的一匹马
咴咴而啸
 
远山如黛
是谁在以自己的方式
与天地对话
 
2019.7.13北京红军营
 
对一粒沙子的想象
 
其实,一粒沙子
就是世界
 
许多时候
我会想到曾经捧起过的那些沙子
坚硬、炙热或者寒凉
以及从指缝间滑落的感觉
 
对一粒沙子的感情
是因为库布齐、巴丹吉林
——这些望不到边际的沙丘
我曾长久地行走在其中
身边的梭梭树和苁蓉花
还有偶然相遇的牵着骆驼的牧人
我们彼此都以沉默相望
烈日当头
 
而孤独
比风和烈日更强烈

2016.12.25北京,2019.8.31北京再改

拓跋珪
 
1600多年前
你就看好这丰美之地,此地
也是我
二十世纪的出生地
我们彼此相望了一千多年
山川大地如故,只不过“换了人间”
太过遥远,就不去追忆
只是作为一代雄主
骁勇、谋略、开疆扩土
这些赞美之词还是被后人津津乐道
至于你英年早逝的原因
大家都闭口不谈
 
现在,在你的出生地
你被以一座雕像的方式
竖立在县城的最高处
继续指点江山
而我顺着你手指的方向
第一次阅尽故乡春色
 
叁合陂下
犁铧翻过的泥土里
残余的箭簇依然闪耀着锋芒
读史方舆纪要载:
慕容垂复伐魏至叁合陂
见积骸如山,设祭吊之
死者父兄皆号恸,垂渐愤
疾笃而还
而在县城的一处街口
花木兰跨马佩剑,正等待
征战“黑山头”的命令
 
北魏在这里
以英雄雕像的方式被呈现
而阴山之南,烽燧之下
一半是耕田,一半是草地
 
我的父亲,放下锄头
就可跃马横刀
 
2019.7.28夜北京
 
杨树林
 
老屋前的杨树林
在一场又一场大风
经年的关照下
树冠只好向西
倾斜的树干有斑驳也有沧桑
 
每一棵树曾经都是年轻的
都有过向上的渴望
我离开时,它们就在那里
艰难地生长着,它们是多么想
有一天,能够
痛快舒展地与落日对话
看朝霞升腾
 
就是现在,它们也依然
在以扭曲的姿势
怀揣年轻时的梦想
 
只是沉默中
树冠越来越低
 
2019.6.23北京红军营
 
己亥年塞外遇大雪
 
大雪,丰年,塞外
这些词让我温暖,也让我惆怅
让我一下子拥有了故乡的全部
情感饱满,少有杂质
大青山在目及处
茫茫雪岭,走过去就是草地
 
现在,我站在大雪中
只想安静地
听雪片落地的声音
听阴山上飘来的马头琴旋律
听一壶酒里的歌唱
而乌兰察布路、哲里木路
新华大街、满都海,这些亲切的地名
是我此刻记忆中的音节
 
一位年轻姑娘望着伫立雪天的我
不可思议地匆匆离去
留下的脚印瞬间被车轮碾碎
消失的,其实不只是岁月
而我给故乡的礼物
不过是一场大雪,还有这丰年的祝福
 
大雪继续纷飞,马蹄声早已远去
英雄不在,马鞭
只好挂在书房
 
2019.2.14夜呼和浩特
 
只有一棵树的山梁
 
只有一棵树的山梁
树是风景
山梁也是风景
其实它们彼此间就是风景
远处的雪线是多余的
闲逛的云朵也是多余的
此刻的我,也是多余的
唯有寂寞与空旷
不多余
 
2017.12.7呼和浩特至集宁D6774动车上
 
我要寻找的家门
 
秋草高过院墙
归路荒芜,故乡
如此空荡
——沉寂的山岗
——沉寂的河床
——沉寂的几户人家
打谷场上的一只碌碡
也是沉寂的
唯有收割过的谷地里,几只灰雀
在悠闲地欣赏着
岱海的蓝
 
而我要寻找的家门
已经被荒草覆盖,只剩下
祖父载种的一棵杏树
独对苍天
 
2019.9.13北京红军营
 
打铁铺,在等待一匹马的到来
 
许多年没有听到打铁声了
在喀什噶尔老城
一间铁匠铺炉火正旺
电气锤节奏均匀
火钳口中的铁在反复寻找
自己恰当的位置
阿布都克里木兄弟在认真把一块铁
锻造成自己温暖的生活
而打好的马掌
被摆放在展示台前
静待一匹马的到来
 
2018.10.26乌鲁木齐至北京航班上
 
关于海子,一首没有写完的诗
 
以一块石头的形象,伫立在这里
善良的人每天送给你温暖的目光
来自祖山的风
每天让你听大海的涛声
这是大家的心愿
但不知是不是你的本意
其实,你只是渴望有一所自己的房子
因为你“飞遍了天空找不到一块落脚之地”
现在你不再痛苦,也不再孤独
你以自己的方式与这个世界实现了和解
你的太阳、大海、草原、麦地以及爱情
这些你心中的神和美好
每天都在照看着你
譬如现在,诗人们就在大海上
用来自天南地北的方言朗诵着你的诗歌
只是一读到你的“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伤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我就会落泪
 
而我这被岁月浸泡过的泪滴
并不全是因为你
 
2018.8.28夜哈尔滨,10.2北京红军营改毕
 
在地下通道听一个少女的歌唱
 
稚嫩、羞涩,甚至有些胆怯
只是这歌声如何穿透水泥钢筋的冷漠
吸引匆匆往来的人流
为你投下温暖与关注
此刻  不只浮华与熙熙攘攘
是这座城市的真实
你的孤独与卑弱
也是这座超大城市的真实
 
2017.1.4北京至河南漯河高铁上,2018.5.12北京红军营改毕
 
乌衣巷
 
一手好字,还有诗中的锦绣
谢家、王家
乱世中也要把江南的笔意山水留下
只是谢灵运是找不到了
王羲之出入豪门的身影也找不到了
只有一条幽深的巷子
还有一首诗与一个福字
还有我手中撑着的一把油纸伞
以及对面的孔乙己酒楼
一个女背包客
坐在临街的窗前,端起
一杯花雕,笑语盈盈
春天
一下子浪了起来
 
2017.3.31南京至杭州高铁上,2019.12.22夜北京红军营改毕
 
清河客栈
 
客栈临马路,名字里有古意
但我不是占山的响马
大石河从窗前流过
老板娘与客人聊天眼神娇媚
让你认为她不仅机灵热情
并且只关注你
下午,一个湖南人,一个江西人
一个海南人,一个福建人,一壶红茶
望着一条河一面山发思古之幽情
晚上,两个河北人,两个内蒙人,一个云南人
在这里围炉夜话
偶尔的狗叫让秋夜的沉寂少了一个角
花香停在窗前,星星挂在山顶
第二天    
于坚留下一首有关秋天的诗
关仁山留下一幅字
冰峰留下祝福
我留下微笑与问候
葛丽香站在门前笑的像
院子里的格桑花
 
2018.9.17北京红军营
 
历史的峭壁
——读《西狭颂》摩崖石刻想到吴震啓
 
秦岭余脉的荒野中,这峡谷幽深处
我知道了一块摩崖石刻的来历
此刻的溪水、流云、清风、花朵
还有峭壁上的藤萝
一下子有了汉代的气息
1800多年的时光,该有多远
如果不是成州的仇靖用激情与寂寞书丹镌刻
如果不是一个北宋砍柴山民的路过
谁会知道,这峭壁历史上的密码
我又怎么会被
一把汉錾与铁锤敲打的回声吸引
摩崖上叙述的故事已经不重要
武都郡太守李翕也不重要
惟有从峭壁上走下来的汉隶
以“颂”的方式开始光芒四射
只是此后
我们这些临摹者
柔软的锋豪里失去了铁的分量
在蚕头燕尾的起收中,因为有了太多的想法
哪怕是一波三折也少了汉剑的威风八面
以及其中的荡气回肠
现在,我却从你的笔墨线条里
看到了一个坚守者
心底蕴涵的古意与汉气
 
2018.8.23夜西安机场,8.24西安至北京航班上
 
外滩
 
这个十月,我想到了唐朝的十月
有月,有酒,有情谊
王摩诘端一杯杏花村
想远在山东的朋友
而我在人潮涌动的外滩
看一对新人在摄影师的摆布下畅想未来
他们手扶栏杆,彼此相拥
含情脉脉,对面的浦东
是他们想象着自己即将到来的幸福
 
此刻,在这里的每个人
其实都在展望自己的美好
也在祝福亲人,并与祖国同庆
 
2018.10.9夜上海
 
高台民居
 
班超,在这里
被以一条路的方式纪念
 
此刻的高台——土色的城
正以亲切的目光
眺望照耀着自己的雪山
鸽子在天上飞,鸽哨生动
墙角的花一直爬到窗口
籽粒饱满的石榴在阳光下色泽温润
每一扇打开的窗户里
应该都有一个祈祷的灵魂
那些卖水果、首饰、玉器的
打铁的
烤馕的
弹琴的
制陶的
做帽子的
还有坐在路边椅子上晒太阳的
大家安然自得,也各得其所
 
巷子深处,一个上海女人
不远万里的探访,不过是
为了独自在这纵横交错中
找到江南之外的雄浑与广阔
 
还有脚下泥土的千年回声
以及战马在这月夜的嘶鸣
 
2018.10.24夜喀什,10.25夜乌鲁木齐改毕
 
紫荆花开在山崖上
 
沿着小梅沙、大梅沙环海公路
我准备回深圳市区
一树紫荆花开在山崖上
灿烂、妩媚
海浪想亲吻她,够不着
只能一浪高过一浪撞击崖畔
而她高高在上,一直对着大海微笑
象一个待嫁的新娘
 
2018.10.18夜深圳
 
在蘩楼
 
从燕南路与振华路的交叉路口
左转是蘩楼
一家全天茶市,以露笋虾饺闻名
我在这里一壶红茶,一笼虾饺,一碗老火菜干粥
老广州的早茶
在这里可以听到的年轻人的对话
青春、靓丽
激烈竞争的城也有让脚步停下来的空间
 
我坐在这里喝早茶
想四十年前的深圳
以及坐在这里的第二代、第三代
深圳人的畅想
 
而从宝安机场到市区的高速公路上
翻身路与自由路的路牌让人过目不忘
 
2018.11.15深圳
 
辽阔之外
 
夜已深,乌兰察布西路
我在一家酒店的十五楼,听一个男人
在楼下的蒙古包外长啸,灯火阑珊
如此的冬夜,他喝多了
而另一个男人在不停地劝说,然后
他们抱在一起互诉衷肠
再然后,两个喝了酒的男人
仰面躺在没有一棵草的水泥地上
喉管里发出了历史的回声
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无助地站在那里
 
在草原
寂寞、豪放、爱情、友谊
这些生活中的日常,总是让人喝多
也总是让人有话要说
而茫茫草原早退出了
已是我故乡的城市,留下的
不过是马路上一些旋律起伏的名字
苍茫已经不再无限,高楼外
唯有阴山之北的风,在日夜
叙述着其中的悲伤与苦楚
 
只是此刻,辽阔之外的事物
依然固执地要靠
一壶酒来表达
 
2018.11.19夜呼和浩特,2019.6.30夜北京红军营改毕
 
 
凤凰树
 
我以风雪之身来到这里
匆忙中
让一棵树温暖了此刻的寒霜
不过浪漫与悲伤只有海浪知道
出海的船很多年前就已经张满了帆
而这些花朵和芬芳
总是让远航的人意气风发也充满眷恋
只是现在,没有谁还会
记起这些行道树的名字
更不会为这些树的芬芳激动
问过路边的保安师傅
也问过树荫下休息的蹬三轮车的女人
他们都是笑一笑摇摇头
生活的奔波与周而复始
已经让这些劳动者
无暇欣赏已经习以为常的灿烂
只有我这个北方人
站在凤凰树下,以冬天的眼光
惊讶于这一树的姹紫嫣红
以及远航没有回来的乡亲
 
2018.12.18夜厦门,12.19夜泉州改毕
 
广阔多么美好
 
广阔多么美好
蔚蓝之上,天空轻盈如翼
卖牦牛肉的商贩并排坐在广场的一角
女人们用头巾遮住黝黑的脸庞
望云、看山、读水、听风
而斑头雁在收割后的青稞地里散步
 
我已好久没有触摸过这里的阳光了
我看着他们与买肉的顾客不紧不慢地讨价还价
看着他们没有顾客时跳着锅庄欢快地唱
看着他们眼里的纯粹
我是多想与这些久违的兄弟姐妹
聊天问候啊
 
只是我这尘世的目光
总会充满羞愧
 
2018.12.24北京至成都航班上
 
这个初春,我静候大雁北归
 
太阳升起,春意浩荡
岸边的芦苇斜倾着
枯黄,孤独,白色的苇花
在纤细的苇杆上是如此之轻
挂着冬天残余的重
封冻的湖面开始变薄,开始收缩
春天的位置越来越广大
 
而冰面开裂的纹理
直指雁栖之地,远山如黛
我则站在风中
手藏在袖子里,仰望天空的蓝
静候雁阵北归的消息
天际,日出东方
雁在其中,唱着春天的歌
 
2019.2.26夜北京怀柔雁栖湖
 
黄河岸边
 
此刻的兰州,下垂的柳枝
开始吐芽
桃花初绽,黄河石被流水打磨
钓鱼的,独坐岸边
水鸭翩跹,关关之声停在河谷上空
黄土高原,以土色的天空
迎接春天
而一对恋人,坐在岸边
一副扑克牌,两把旅行椅
几瓶啤酒,也是春天的爱情
不远处,四个青年在望着河水发呆
 
古老的城,一条河贯穿古今
其中的传奇,一定藏在
西下的夕阳里
 
2019.3.26兰州黄河岸边
 
时空
 
昨天,在兰州
看到霍去病骑着战马
站在历史的山巅
今天,在武汉
看到岳飞骑着战马
也站在历史的山巅
这个春天
 
一个人的马蹄下是黄河
一个人的马蹄下是长江
巨大的时空中
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西北
 
而我
站在其间
 
2019.3.28杭州
 
看马戏
 
马戏,除了杂耍、小丑的戏法
失去了威风的老虎和钻火圈的狮子
以及直立行走的熊
还是以看马在舞台上的表演为主
曾经驰骋的战马
奔跑在草原的自由神骏
一旦离开战场,离开草原
只好去学习新规则下的本领
哪怕是来自西域的汗血宝马
 
马在固定的舞台上奔跑,速度均匀
身后的马鞭啪啪响
马上的人站立、翻飞、腾挪
技艺不凡
坐在台上的观众
看着马的奔跑和表演,神色喜悦
感慨,把马的性子训得象人一样
 
对于现在的一匹马来讲
只要听话,不任性
换个舞台,同样有人喝彩
而一匹适应了舞台表演的马
就不会再去留恋
曾经的草地与战场
 
只是自由的奔跑,驰骋的雄风
对一匹真正的马又是多么重要
 
2019.8.3夜北京红军营
 
二十号院笔记
 
三间正房,两间门房
大门外墙写有20号院的门牌
小院不大但方正,种有时令蔬菜
几个南瓜挂在屋檐下
秋色因此更加丰富
两条不同毛色的狗看到陌生人来访
开始不停地狂吠
既是欢迎也是提醒
两间客房整洁敞亮
这是村里认定的民俗旅馆中的一家
 
主人姓房,本村大姓
曾经的小煤窑矿工
妻子瘦小,头发稀疏灰白
有被山风吹倒的感觉
家里耕地二亩,村里统一规划种了果树
育有一子一女,已在市里置业安家,不常回来
 
午睡后,我用院子里的井水洗过脸
井水清爽,城里的燥热散去
绕着村子转一圈,深入村庄的内部
看到那些沉寂的院落和旧时的门楼
再沿石河走一段,想吐故纳新
然后回到二十号院
瞅一眼爬在墙上的牵牛花
开始听房东的妻子靠在门框上唠
怀念小煤窑工作的丈夫、当兵退伍的儿子、嫁到市里的女儿
以及在政府资助下如何重新修缮房子的闲嗑
我为她算了一年大致的收入
既羡慕也替她高兴,她却自有看法
 
现在  她用经营土地的力气在村里的饭馆打扫卫生
丈夫则用挖煤的手开始为游客划船
一条河,一座山,一个传说
以及自产的山茶、黄精、杏仁油
这些是她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
只是这快速变化着的生活
还有每天开始的迎来送往
让她不知该如何安放已经习惯了的过往与平静
 
2018.9.17北京红军营,10.4改毕
 
东岳庙
 
曾经住在东御座的皇帝
已经是历史,修旧如旧的殿堂
空空荡荡
秋天的天空下
一棵千年侧柏
正在接受人工输液
当下的人,依然需要一棵古树活着
 
生与死
许多时候,其实是身不由己
 
2019.10.17夜山东泰安
 

有关评论:
 
寒冰是一个诗人,又是一个法官。诗歌是最不讲规则的,而公检法又是一个有板有眼的行业,寒冰却将二者很好地融合在一起。我在公检法系统里认识很多优秀的诗人,其实从事公检法工作的人,所积压的诗性更强,爆发起来更猛烈,在作品中表现的更自由,寒冰的诗就是这样。一个诗人对自己的思想、精神、文字不加阻拦的去释放,这是成为一个好诗人的最基本的品质。——商震
 
一个诗人的生存状态和生活轨迹自然会成为他不由自主地着力处理的题材,寒冰也是这样。我无意于判断这种题材对作者诗歌艺术品质的影响,我只在乎一个有志于诗歌艺术的人从何处出发又向何处抵达。这就涉及一个永远也绕不开的课题,那就是在诗歌中如何保持本真,而又不被时尚或者潮流所左右,往深里说,这就涉及诗人的良心和良知。寒冰在诗中呈现出的是一颗敏感的心,心灵的敏感和现实的机械、规整、沉闷、不适等或强烈或平缓的冲突,就构成了他诗歌的张力。——梁粱
 
从寒冰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很本真的诗人,是一个豪放型的诗人,他把他的灵魂通过他的诗篇展现在了我们面前,他诗歌中浑厚沉郁的基调和不失奔放的风格感染了我。他也是一个善于把生活中发现的诗意成功进行语言转化的诗人,通过一些他认为能够把握的手法和表达方式,把他的那种豪放和本真,很容易的就传达给了读者,一下子就能够击中读者。我们的生活需要这种大气的歌唱。——杨志学
 
作者简介:
 
寒冰,中国诗歌学会会员。1988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有诗歌、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作品多次在中央、省级报刊获奖,部分诗歌作品被有关重要选本收入。出版有诗集《低吟的苍茫》,现居北京。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pk10代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