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北京赛车 > 小说 > 正文

黄海童话小说4篇

黄海童话小说4篇
 
作者:黄海(11岁.蒙古族)
 
黑猫也宠物(儿童文学.短篇小说)
                     
月亮才刚刚升起,白云和蓝天高挂在空中不肯离去,黄昏过来催促,直到出现点点星光。宇宙能放弃一切,却不能放弃美景,它是一位画家,那些美景都是它作的画。
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来,水花就像是花苞一样,落到水塘后,以更华丽的方式盛开。入夜时充满诗意,深夜时便是静谧,凌晨时便是生机。雨夜是浪漫的,充满丰富的想象,给人们好奇,也给了人们神秘。
今晚,下雨了,下的是毛毛细雨,打伞的人也没有多少。散发着光芒的手机屏幕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只有少数人在一心赶路。
深夜了,这一片城区陷入死寂,没有一盏灯亮着。但是在黑暗之中,依旧有灯光在闪烁,那是唯一一户现在还开着灯的一个房间。里面,也只有一个捧着手机的少年,他的名字叫做不凡,是这个小区的孩子王,调皮程度无法用语言形容,干过的坏事都家喻户晓。但是,谁都知道,那是他自己心中的自由,只能等青春期的热浪过去了。
“喵——”,他转过头去,什么也没有,只看见漆黑一片。
“哧啦”,他猛一回头,看见一只黑猫窜了进来,正玩弄着窗帘。“砰砰砰砰砰”!一串如响雷般的枪声响起,正在玩枪战的不凡将媒体音量调到了最高。那只猫弓起腰,竖起了毛,尖叫一声,跳出窗外,消失在夜色之中。
上午,不凡消灭了所有作业,继续玩起手机;下午,不凡百般无聊的继续玩手机,甚至开始数呼吸。夜晚依旧如约而至,不凡打开QQ,发现大家都在讨论群里讲一个话题——你养的宠物是什么?在这个七人的小群里,不凡诚实地说:没有。这也是他心中的遗憾,妈妈不让他养宠物,因为怕在家里太能闹或者太吵;外表刚强和内心刚强的爸爸,居然有绒毛恐惧症。这简直要让不凡崩溃,他们天天都要外出,而在家里也只能玩游戏……
今晚,不凡去买了几袋小鱼仔。他不爱吃这些东西,他只喜欢吃肯德基和薯片,他是为了等那只黑猫来。毕竟,人也是人,耐不住孤单时,也总会想要一个朋友陪陪自己。
不凡焦急的等了整整一个晚上,清晨时,那只猫也没来。
第二天,他在楼下的时候,小桂子捧来一只小仓鼠,笑嘻嘻的说:“老大,你现在还没有宠物啊,看我的本命召唤兽,现在我跟它感情可好呢,刚开始还会咬我,现在都不咬我了呢。”小桂子快把头给翘到天上去了,不凡不开心了,手一往下扳,就把小桂子的头按下去了,听不下那堪比播报员的演讲技巧,更听不下那揪心的话题。
不凡感觉身边又多了一个人,原来是大麻子,手心里放着一只幼年的巴西龟,说:“你那也只不过是一只小小老鼠,我这可是正版的玄武后裔,在我的宠物面前,哈哈,你那算什么东西!”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千里也!”二娃提着在小玻璃缸里的两只金鱼来了。“我这是正版的鲲的后代,我这才是霸主,更何况况乌龟不如鱼游得快,你认为谁的宠物才能最后胜出呢。”
自称天才的阿汪,牵着一只青年狗走了过来,说:“你们的都太小,我的可以团灭你们。”
“我,我,我的还需要拿出来吗,闹出人命了不好吧。”性格内向的盗版小沈阳说。“咦,你的宠物什么,难道是传说中的白虎?朱雀?还是青龙?”大麻子问。“隐居褐蛛,不是太有名,但是我记得,也能致死人,不想带太大的容器,所以只带了一个小玻璃瓶。”“喔!”众人惊叹。
“米西,米西,滑不拉几。如果你不拉几,我就不能米西。你们谁能上天,哈,我的云雀怕谁。”向阳骄傲无比地说。
“我没有。”不凡双手一摊,说罢,转身就要离开。“诶诶老大,你难道真的什么宠物都不能养,我们可以帮你啊。”二娃说。“怎么帮?”“你有了宠物之后,悄悄放在我们家,我们六个轮番养。”“算了,不用。”没等他们在想出计划,不凡就上楼去玩手机了。走之前说了一句:“对了,你们跑个腿,买点猫爱吃的东西,在晚上之前送过来。”说完,就上楼了。
又到了晚上,那些人已经买来了猫最爱吃的宠物饼干,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只留下不凡一个人等待猫过来。“不凡心里坎坷不安,还不知道猫会不会过来,现在也只能手足无措的等待了。打开手机,屏幕上跳出这样一条信息:“老大,我们商量好了,可以这样:你去看好你心仪的宠物,然后跟我们一起到后院去安放它的屋子,毕竟后院那么大,放下几千个宠物小屋都够了,还愁什么呢,还记得我们孩子的那块领地吗。那么大一圈树,大人也不想去那里,就算路过也看不见里面,你的宠物就藏在那里,天衣无缝,还需要怎么犹豫嘛,不需要!快快快,决定吧,宠物是什么,只要不是蓝鲸就放得下,哈哈,我汪小旺真是太聪明啦!”
这句话一来,不凡感觉心里暖了一截,可是,还不知道黑猫什么时候来呢。
等待了一个人晚上,黑猫还是没来。
第二天上午,他下楼扔垃圾的时候,看见楼下告示栏上有一则寻猫的公告,找一只黑猫,说是就在他们这个小区。黑猫!这很有可能就是自己曾经看到过的那只猫,告示人——……
是那个看门的老大爷。他一路飞奔,直接跑到了警卫室,这时,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那就是小桂子。“小桂子,你来这是找猫的吗?”“是,昨天那只猫趴在我家窗口,而且,那只猫还会上电梯!”小桂子的最后一句话里面充满了惊讶,哪怕是他早就听到了,但他依旧非常吃惊。“就在前天,我们三栋的一个叔叔在电梯里发现了血迹,然后清洁员就拿拖把清理掉了。”
开朗的警卫员爷爷依旧开朗,他问不凡:“小朋友,你也看到,猫了吗?”“对,我几天前看到过那只猫,它跳进了我的房间,后来我也不知道它去哪里了。”小桂子猛地说:“老房子,那栋废弃的房子,没有人住在那里,只有一些小动物在哪里。”“好,你们先去吧,我还要看门。”
“小桂子,你去叫大麻子和向阳,我去叫汪小旺还有盗版小沈阳,我们在营地会合。”
说完,不凡就向二娃和盗版小沈阳还有二娃所居住的二栋跑过去了。
大约到八点半的时候,七个人都会合在了营地,寻猫行动,正式开始。
阿汪随着带来了那只青年的拉布拉多犬,让它来寻找猫的气味。也不知道计划可行不可行,但有一点小桂子猜对了,狗一只都是在向后面的老房子前进。由此可以推断,黑猫一只都是在老房子里的,所以说,老房子就是目的地。
进入了老房子以后,他们都在庆辛,因为老房子是一种类似于大仓库的房子,只有一层。忽然,在一个拐角处,大家都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拉布拉多犬发出不安的叫声,胆小的盗版小沈阳向后退了几步,大家的心都紧绷了起来。
不凡大步向前走了几步,果然,黑猫身边是一大滩血,而黑猫现在正虚弱的舔舐着四只小猫里的其中一只。
小桂子连忙向警卫室跑去,没有半分犹豫,甚至比不凡还要快几分。
没过多久,小桂子和大麻子就把担架搬来了,不凡轻轻的抱起黑猫,把它放上了担架,四只小猫也被放了上去。
警卫员爷爷已经打好了热水,随时准备给黑猫和小猫们擦去身上的血污。汪小旺已经把急救箱搬来了,取出医生专用的剪刀,协助警卫员爷爷一起剪开了胎盘。大家都送了一口气。
他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一条一条信息从聊天群上跳出来:哇,吓死了;刚刚真险啊;现在还不知道小猫母猫怎么样了呢;要不要我们再下去看看;我打算去买宠物饼干……忽然,跳出了一句特别的话,这是不凡说的,让聊天群陷入了死寂:你们在哪里,我在宠物医院,天桥中段的那家,还带着小猫和母猫。说完,发出一张照片。
经过了一分钟的沉寂,信息就又像潮水般的涌了出来:你什么时候走的;居然不带上我们;快走啊!…………
十二点,宠物医院。“我应该是……第一……个来的吧,老大。”汪小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玻璃窗上又出现了五颗头,五个声音齐声说,“你是最后一个来的!”“算了,别管第几个了,快让我进去。”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可以出院了,恭喜你们,小猫和母猫都很健康,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在这一声中,小桂子推着自己的婴儿车,栽着黑猫和小猫,走回了小区——不能坐车,母猫和小猫都很虚弱。
看门的老爷爷笑脸迎出来。盗版小沈阳立马说:“爷爷,猫的情况都很好。”他还特例加重了“都”字。“好,好,那现在他们在哪里?”“他们还在后面几十米的地方扛着担架呢!”可是,不凡他们已经在后面了。“你,为什么要独自一人当逃兵。”向阳板着他的肩膀说。“这样正好平衡嘛,更何况老大都没生气,你生啥气呢?”“如果你以后再跑路跑的这么快,我们不介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起组队跟你PK,然后,咳咳,你懂的,不凡压低声音说,逼你去干任何事,最后算账的时候我们只需要装无辜。”“老大我错了and你赢了。”
“嗯,知道就好,别等到以后才悲催。”就这样,又像以前一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
“喵——”。不凡再次转过头去,果然在窗外,他已经知道猫是怎么样到达那里的了:首先乘上电梯,然后从电梯最角落的通风管钻入,通风管就像是可弯曲吸管弯曲的那段一样,非常适合攀爬。甚至可以不用坐电梯,可以一直从楼底下通风管破洞处向上爬,继而利用猫的弹跳力攀到窗口上,就可以造成现在这种现象。
黑猫优雅的跳了进来,不凡连忙拿出钥匙,打开保险柜,拿出了藏了好久的猫粮,喂给那只黑猫。不凡拿出一个袋子,把绳子拉开,放入一些猫粮。正反面都写着:给小猫吃。他笑了一下,重新打开窗,把袋子拴在猫的脖子上,把它放进了通风管里。
第三天一早,猫如约而至,依旧是那个袋子,可里面装的东西不一样了,袋口紧封。昨天,他还是系的松松的,随时都可能掉一两片猫粮出来。他满腹狐疑的走过去,碰了碰袋子,温热的,而且还有东西在动。他一拉,结开了,掉出来一封信和一个东西。不凡定睛一看,那个东西居然是一只小猫!
他拆开那封信,里面大略的意思是将小猫送一只给不凡,剩下的三只留给黑猫抚养,照顾小猫要细心周到,不要每次都为鱼肉或者饼干,要跟其它的食物搅拌在一起,也不能光让猫喝牛奶,还要喝水……
那只小猫“嗖”的跑到一个凳子脚旁边,胆怯地看着不凡。不凡心里高兴极了,立即撒一大把猫粮在给黑猫的食盆里,自己则到一边去,看着这对母子两聚餐。不凡倒了点温水过来,倒进食盆里,小猫也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当天晚上,大家又说起了自己的宠物是多么厉害,多么的神勇,个个都是那么年少,未来一定是前途似锦。这时,那六人同时发出了一条信息:“你们有了宠物吗?”他们又再次同时发出:“有了。”
不凡摸了摸小猫,打上两个字:“有了。”
 
2019.6.7.15:00-18:30于海南创意文学院
 
猫侠(童话.诗体小说)
                
0
在猫国,老鼠已经泛滥成灾,
却没有猫再次捕捉一只老鼠。
猫懒洋洋的趴在笼子里——
还是老鼠给抬进去的,都没有动一下。
只有那些比较贫穷的住户,
家里养的猫才会去捉老鼠吃,才需要自食其力。
 
在猫国的住户,永远都是那么的忙碌,
把给猫的食物都准备好以后,
就会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不回来。
所有的猫都有吃到口的食物,
是那么的懒惰,感觉生活是那么无趣。
 
而贫困户的猫可就不同了,大部分都是野猫。
并且都是自己到山上去抓的,
不像富贵人家都是在宠物商店里挑选的。
也就是说,贫穷的人可以拥有千百种猫,血统也各不相同,
而有钱人只能去买那千篇一律的懒猫。
                                      
1
一个夜晚,高山的一个土坡上,
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蹲坐在此地,看着月亮。
“为什么老鼠变得这么多了啊,妈妈?”
小猫抬起那毛茸茸的头,望着那只母猫说。
那只母猫温柔的回答道:“因为我们吃饱了,
吃不下了,老鼠才有机会繁殖。”
母猫又怎么能告诉它,
是它的同类不愿意继续捕捉老鼠,而造成的老鼠泛滥呢。
 
小猫用那星星般闪亮的眼睛,
久久的盯着月亮,
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2
“l’m back,guys.”(“我回来了,伙计们。”)
“喵——”一大群猫高声大叫。
“I found our ultimate goal, Goro.”
(“我找到了我们的终极目标,歌罗。”)
“团长,你还是用中文吧,英文太难了,目标是谁,歌可?”
“It's Goro. I 've been talking to foreigners for the last few hours. Let me get used to Chinese.”
(“是歌罗,前几个小时还在跟老外交谈,现在让我适应一下中文。”)
“嗷,说中文可真难,待会还要跟才刚刚回国的歌罗打招呼呢。”
那只猫面部表情扭曲,接着又说出一句英文:
“Come on, keep up with me。”(走,跟上我。)
所有的猫都盯着它那一边蓝一边金的眼睛看,
仿佛看见了里面有一团复仇的火。
 
“弟兄们都把爪子磨尖一点,一场恶战要开始了,跟Mouse(老鼠)一起。”
所有的猫眼睛里亮出了光明,简直比聚光灯还要闪亮。
“这回可跟以前的不一样,
据说团长已经找到了潜伏在猫国的终极目标,
现在趁着夜色,时刻都要准备开始战斗!”
 
3
猫团长头上戴着一顶牛皮帽子,那也是猫王的象征,
当年漫天黄沙滚滚,
它一剑挑起猫王的帽子,带到了自己的头顶上。
 
它的腰带是去战胜了凶恶的马来鳄才获得的鳄鱼皮腰带,
剩下的鳄鱼皮给每个战士类的猫,
都做了一个部位或是几个部位的保护甲。
那只猫,也就是原来高坡上的那只小猫,
现在它长大了,也变得更加强大了。
 
4
猫团分为五个战斗部,
一个是远程部,但拉弓箭笨手笨脚的;
一个是战士部,重装上阵,是面对敌人的首要大军;
一个是刺客部,从树上一直潜行到敌人的身后;
第四个部,除了猫王,只有五只猫能够选进此部,
也就是最强大的精英部,也被叫做万能部;
最后就是医疗部,里面的草药可以说是全世界最齐全的了。
 
精英部里的装备都要靠自己获取。
比如说猫王就喜欢当刺客,一个自己裁成的牛皮皮夹克。
然后一条用亚麻布做成的炫酷的牛仔裤,
上面还带着猫王最喜欢用的一个纯银的飞镖,
上面雕刻着梅花,镖头还带着见血封喉;
然后还有一把细细的长剑,一直都用布缠着,
虽然没有刃,但还是缠上了,剑头缠的最多;
最后就还有一顶牛皮帽子和鳄鱼皮腰带。
精英部的其它成员的装备虽然都没有猫王好,但都是猫中上品。
其它的部门就都是精英部猎取到物资之后再给它们发的。
 
5
大猫“号角”向天上长啸一阵,所有的猫都接收到了指令。
精英部的五个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这将是一场空前的猫鼠大决战。
老鼠的数量至少是猫的六十倍,
但是因为猫是老鼠的天敌,谁都没有占到好处。
目前估量是没有人占上风的。但是,这也只是一时。
 
猫王在那棵参天大树,
上面的老鼠的侦察兵已经都倒下了,没有了声息。
猫王冷笑一声,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向前一冲,
淋了一夜雨的皮夹克开始飞翔,
就像是斗篷一样,就差长度了。
它悄无声息的落在地上,落在老鼠的战士部里面,
一只只老鼠壮硕的都有成年兔子一半那么大,
都恨不得能长到能一口吞了猫的程度。
 
梅花镖飞过,几只老鼠应声倒下,
那只刚刚快要被老鼠杀死的猫指着它的后背说:
“老大……两只……。”还没说完,就晕倒过去了。
猫王拿剑头对着后面,那只老鼠直接扑到了剑上,
手中的剑掉了下来,猫王向身后一踢,踢中了那把剑的剑柄。
那把剑的剑头对着后方的时候,猫王又补上一脚,
那把剑直接插到了另外一只老鼠身上。
 
6
猫王向前缓缓地走着,剑尖垂地,倒抽了一口气。
从一只老鼠身上拔下梅花镖,攥在爪里,
从身后甩到身前,又是一只老鼠倒下了。
正准备砍下来的剑刃与梅花镖相撞,迸发出明亮的火花。
“喵——!”猫王身上爆发出洪荒的力量。
其它的猫都被感染了,也跟着一同叫了起来。
面对着强敌的猫居然一下杀死了敌人,立马跟着一起朝天喊叫。
 
“嘭,哐啷。”远处的小木屋破掉了。
一只有一个半成年兔子大的老鼠爬出木屋,
同样跟猫王一样装备精良。
它问猫王:“Who are you?”(“你是谁?”)
猫王微微颔首:“I'm Elvis.”(“我是猫王。”)
猫王不紧不慢地用中文加上一句:“也是来灭掉你的人。”
“Oh, my God!”(“哦,我的上帝!”)
鼠王带着不屑的目光用讽刺的语气说道。
 
7
那只老鼠,也就是猫王口中的终极目标——歌罗。
统治了所有老鼠的强者,跟猫王是一个层次的人。
虽然是老鼠,但血统却不知道,
要比那些普通的老鼠要高贵几千万倍。
而这不仅是使它能当上鼠王的原因,
还因为它久经沙场,有不同凡响的毒辣和阴险。
                              
“Kitty, it looks like you need to wash your mind.”
(“小猫咪,看来你需要洗洗脑了。”)
歌罗瞪着一双凶狠的绿豆小眼睛看着猫王,
接着,用一口标准到令人吃惊的中文开始说话:
“说吧,你的名字是什么,我从来不杀无名无姓的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猫王也回敬它“你杀不了我,我也不想告诉你。”
猫王以一种高冷的目光看着歌罗,
歌罗心弦一紧,也知道了这是一个棘手的对手。
 
8
艾克斯,精英部的战士,拥有极其强大的实力。
可以和十几只跟他同样大小的猫战斗然后取得胜利。
最高纪录是十七只,爆发力也是猫国里几万只猫中最强的。
这次都没有准备好,在世界各地的猫兵们都还没来得及回来,
战斗就已经开始了,只有七千多只猫参加战争。
 
森,精英部的医生,
自从治好了插在号角兵,
心脏里的箭带来了致命伤之后,就被猫王看上了,
因为号角兵不但好了,
身体也没有什么更差的感觉,反而叫声还更大了。
所以,森在兵营中的作用是无人可以比拟的,
就算是猫王也是它来负责治疗。
 
杰克,精英部的弓箭手,
一只“猫”就可以张开一架大弓,并且还可以进行连续的发射。
指甲是所有猫中最钝的一个,因为它多年练射箭,
爪尖甚至连长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锋利的箭头已经代替了它尖利的猫爪。
                               
猫王,真名星眼,精英部的刺客,行刺的手段一流。
自己曾经在深夜,单枪匹马去刺杀了一个团的老鼠。
以一人之力应对千人之力,这可不是普通的猫能做出来的,
这需要刺杀者的绝对静谧好、勇气、实力和持久,
更需要老练娴熟的经验,这更是猫王的优势。
 
9
弓箭手准备开始攻击了,但歌罗自然不知道,
星眼看着歌罗慢慢的拔出刀,然后自己也撤下缠着刀的布。
星眼听到一声从远处传来的微弱的“喵——”的声音,
这细微的声音歌罗自然听不见,
而星眼已经知道了这就是射箭的信号。
它忽然转身,对着后方“喵——”的一声长叫,
叫杰克不要盯着这边射,
去射别的地方,因为它知道,
只要距离够远,杰克能把对手给射成马蜂窝。
 
“我也尊敬对手,互敬,来,你先开始这场战斗吧,
这场战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罢,就竖起了自己又细又长的剑,
上面的寒光一直射向远方。
歌罗努力站了起来,稳定住了身形,
开始加快速度奔跑,就像是一位骑兵。
 
星眼扔出梅花镖,顺着歌罗的大刀飞过,溅起了一簇火花。
夜色又暗了几分,周围是一片漆黑。
还有利箭划破空气的声音,然后还带着老鼠的惨叫声。
 
空气中忽然弥漫起药香味,是老鼠药!
可是歌罗老奸巨猾,又怎么会傻到吃老鼠药的地步呢
可是四周的老鼠都因为中了药里包含的剧毒,
在地上翻滚,显得痛苦不堪。
“嘭!”一只老鼠撞到歌罗身后的树上,
“锵——”钢铁碰撞的声音在空气中久久地回荡。
 
10
星眼那蓝色的眼睛泛出幽幽的光芒,金色的眼睛则带着金光。
“你也是皇族!”歌罗的语气里显得异常吃惊。
“是的,皇族的猫捉皇族的老鼠,有什么错吗?”
“Who's your father?”(“你父亲是谁?”)
歌罗带着试探的语气问星眼。
“My father was starry sky.”(“我的爸爸是星空。”)
“你的父亲,是烈阳吗?”又是一个浓烈的疑问冲了出来。
“Yes.”(“是的。”)
“就是那只发誓要吃遍全天下所有的猫,
最后却死于猫爪的傻子。”
“对,我父亲就是那个,
说要拿所有的老鼠做成披萨饼却没有回来的笨蛋。”
“很好,你可以去死了。”
 
星眼一个俯冲,连狡猾的歌罗都没有反应过来。
梅花镖已经从地上捡起,指着它的小腹,
那把长剑最锋利的地方正顶着它的脖子。
歌罗才反应过来,就在星眼要发力的时候。
它一个后滚翻,剑尖贴着它的肚皮划过,
它顺便一脚踢飞了星眼手里闪着寒光的长剑。
 
11
但星眼也不是吃素的,
梅花镖在长剑被踢飞的时候,就已经抛出了梅花镖,
这次没有任何偏移,正好射在了歌罗那乌黑的背上。
“哇,见血封喉,这是我身体里最需要的毒素了,”
它顿了顿,继续说:
“告诉你吧,毒液对我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哈哈哈哈,你认为,
一个吃毒液长大的老鼠,还会怕什么毒素,
在你的梅花镖面前,我是无敌的。”
“那还不一定。”星眼淡淡的说道。
 
只见星眼从皮夹克内层的口袋里掏出两个菱形的飞镖,介绍道:
“爆雷镖,本身不含毒素,但电可以起到麻痹效果,
两次的重新电击,加上雷电的引动,
也就是可以随时随地,一直藏在你的身体里。”
“只不过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弱,
但只要我想引发,就可以立马爆炸。
苍蝇我也刺中过,我难不成还刺不中你这个庞然大物。”
说完,两个飞镖同时向两个方向掷出,都是歌罗可能躲闪的地方。
而它如果没有躲闪,就会被两个飞镖射中。
 
12
“哧。”歌罗被一个飞镖射中了,
它感觉到电流流通了整个身体,站着动不了了。
星眼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另一个飞镖,插在了歌罗的手上,
又是一阵电流在流通,它的身体更加变得僵硬了,想动也动不了。
“轰——”爆炸了。
 
在轰鸣声中,星眼真的想要哭一场。
虽然歌罗是它一生的死敌,但星眼还是流下了两行清泪。
星眼并不为了爆雷镖的消失而惋惜,
而是因为又死了一个亲人。
它想哭一场,
因为那该死的皇族关系,
和那高深莫测的人生故事。
 
2019.6.13.17:30-21:00于海南创意文学院
 
狮国一日(童话.短篇小说)
                    
1
一只小狮子就在这一天诞生,它的母亲艰难的爬起来,舔了舔小狮子,把破裂的胎盘推向一边,用舌头卷起一汪清泉,洒在小狮子的身上。
血瘀流成一条小溪,一直淌进小湖里。小狮子发出微弱的“嗷——嗷——”的叫声,母狮用慈祥温和的目光看着小狮子,轻轻地舔舐着它的毛发。
小狮子现在还没有睁开眼睛,身上的水被舔干了,小狮子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一个蓬松的毛球,可爱极了。
阳光轻轻的洒落在大地上,轻柔的笼罩住了这对母子。
 
2
就在前几天,是一个黑暗的日子。对面的狮群因为没有抢到它们的狮群捕捉到的斑羚,恼怒成羞。使用类似于作弊的手段,两只雄狮围住它们的狮王,不停地扑咬着。它们的狮王也在奋力反抗,但毕竟对方人多势众,最终也败下阵来,从世界上消失了。
十九只母狮其实都非常不解,因为它们遭到了流放,它们不知道为什么会遭到这样的待遇。那个狮群已经拥有了两片领土。现在,所有的母狮都在大草原上晃荡。
其实母狮遭到流放的原因是因为它们都还怀着孕,雄狮也不忍杀掉这一群母狮,所以只能在无奈之下选择把它们驱逐出领地了。
其中九只母狮已经找到了新的狮群,而另外十只母狮已经有一只因为水牛角而暴毙荒野,现在还有九只跟这只母狮一样的母狮,饥肠辘辘。
在这九只母狮里,有五只已经拖儿带女带上了幼崽,一只还在怀孕,三只刚出生不久的幼崽已经被杀死。
五只有幸存活的幼崽成了大草原上的生灵,有一只已经出生一周多了。母狮向西南方向吼了一声,叫声传出老远。有七只母狮听到了,叼着五只幼崽,一只母狮挺着大肚子,以中速向这边奔驰。
它们已经组成了一个联盟,为了在残酷的大自然中生存下去,正好也能互相照应,跟对方都有深厚的友谊。
 
3
小狮子瞪着一双金黄色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天空,然后又无力的垂下了头,放在草地上。
 母狮一直都在它的旁边轻轻的舔着它的毛发,帮助它疏通血液的流畅运转,这样能帮助它以后骨骼发育的更好。
“呦——”一只小狮子迈着还站的不算太稳的步伐向它走来,投去善意的目光。
小小狮子站不起来,只能像一条毛毛虫一样向前缓缓地蠕动。
还有一只小狮子更是奇怪,走两步就摔一跤,就像是连爬都没练会就开始练走了。
另外三只小狮子也都与它经过一番言语与延伸的交谈,都知道了对方是怎么样的。
八只母狮子经过一番交谈,决定留下两只母狮看守小狮子,六只母狮去找另外一只母狮一起去捕猎。六只母狮走后,两只母狮一直在刨土,刨出了一个土窟窿,让小狮子一起到里面去,它们用扇形阵营在外面把守。
六只母狮出去捕猎的时候已经是太阳偏西了,天色还在渐渐变晚,鬣狗群里鬣狗的叫声也传到了两只母狮的耳朵里,它们的心都紧绷了起来,随时准备攻击。
 
4
而在草原的另一边,母狮们因为没有领地,所以只能在那些雄狮领地的夹缝中捕猎。七只母狮都已经汇合了,并且盯上了一大群正在享用晚餐的水牛群。
它们看上了两只小水牛,想以狮子的威严吓走那些成年水牛,并且追上跑得不快的小水牛,然后一顿美好的晚餐也就能轻易到手了。
可是,事实不可能那么简单。母狮们屏声静气,什么动作都不敢做。
小小狮子的妈妈——艾莉娜轻轻拍了拍一只母狮的身体,意示它跟它准备冲刺。
母狮们身体里的肾上腺素正在疯狂的分泌,每一只母狮都因为激动而拥有了无穷的力量。
艾莉娜忽然向前一冲,也站了起来,继续冲刺,另外一只母狮也做出相同的动作,剩下的母狮都去追赶水牛群。
艾莉娜已经快要接近那只小水牛了,另外一只母狮也快要扑到那只小水牛身上了。可就在这时,一个庞然大物就像一堵墙一样出现了,这只体型硕大的水牛,将两只母狮与两只小水牛隔开了。
两只小水牛经过了刚刚的绝望,到现在又看见了希望,立马来了劲头,就像风一样地跑进前方的牛群里了。
旁边的那只母狮果然是艾莉娜的朋友,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既然小水牛跑掉了,那今天就吃一顿牛排大餐。
艾莉娜向远处吼了一声,叫那些母狮子快点回来,而那些母狮子也心火燎急地向这边奔来。
 
5
另一边,鬣狗已经包围住母狮的那个小土窟了。母狮一直在吼叫,不时地一爪子拍到某只鬣狗的脑壳上。
鬣狗也没有办法,有一只比较狡猾的想要钻到土窟上到后面袭击母狮。
它趴在黄土上,一声鬣狗式的欢呼,然后就俯冲了下去。
母狮自然也不是糊涂虫,那只年长一点的母狮一转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住了那只鬣狗的脖子,从喉咙里发出凶狠的“呼噜噜噜——”的声音,用血的代价去告诉那些虎视眈眈的鬣狗:
你知道惩罚你就别过来,这就是你们的第一个榜样!
这里又再次陷入了僵局,谁也不敢主动攻击。
鬣狗最少也有二十多只,母狮却只有两只,还带着六只小狮子,还好小狮子比较听话,鬣狗来了之后也安静的躲在里面,谁也没有逃走。
并且母狮还有一点体型优势,否则就输定了。
 
6
艾莉娜和其它六只母狮爆发了,一起围着一头水牛进行疯狂的撕咬。
水牛群已经连影子都看不见了,现在这是它们唯一的目标。而对于已经饿了两个晚上的母狮来说,这场战斗只能成功,绝不允许失败出现。
野牛发出“哞哞”的惨叫,想要用犄角去顶撞母狮子。可是因为水牛太笨重,三百千克的重量倒还变成了它的累赘。
它现在伤痕累累,全身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一次次扭头,却又一次次的撞空,空气中荡漾着悲怆的牛叫声。
七只母狮的眼里洋溢着喜悦,这可能吃两顿都吃不完,这可是一顿难得的大餐呀!
 
7
在路上,七只母狮子都累的满头大汗,反正也拖不动,于是它们打算立马就吃。三下五除二,一头水牛还没有吃完一半,七只母狮就已经吃饱了,于是,每只母狮都叼着一大块肉向回跑,生怕耽搁了时间。
艾莉娜跑在最前面,看见前方有一大群鬣狗,于是让所有母狮吐掉肉块,而家里的两只母狮有一只跨部有许多伤口,一只母狮则周身浴血,但小狮子都还毫发无损。
除一只母狮看孩子,它们一起扑上敌阵,两打一,将战线推出了一个大进攻和大逃亡,四只鬣狗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九只母狮都吃的很饱,小狮子们都喝足了母乳,狮子王国的一天即将结束。一家老小,都在期盼着未来的狮王。
 
2019.6.15.10:00-13:30于海南创意文学院
 
(儿童文学.短篇小说)
                      
洪谭多么希望自己能变成一只鸟啊!就在那天,这个念头在洪谭心里扎下根,开始成长,甚至变成最需要的渴望。
洪谭是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在班上可谓是显山也露水,但都不是在学习上,而是在自己的作为上。就是那件事引起的,那一次要不是因为鸟,他也不会陷入那样的窘境,更不会在所有人面前丢那么大的脸。
一天上午,第二节课是语文课第二节课,第二节课下课课间有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然后才回到第三课。第三节课是英语课,英语老师就是五年级中大名鼎鼎的“高老二”。“高老二”的原名叫做高二强,很土的一个名字,因为在家中大小排行第二,所以被顽皮的学生们叫做“高老二”。当然,能让学生们花精力去取外号的老师,都不是简单的人,绝对是可以把一个学生从面容平静、心态坚定罚到泪流满面、心态崩溃的程度,才够让传遍全年级取外号的高级教师。
洪谭从小就喜欢鸟,可是家里人都不让他养鸟,所以,洪谭心里一直都想拥有一只属于自己的鸟。他多么羡慕鸟的自由啊,也同样想插上一双翅膀飞向蓝天,去看一看天上的奥秘,每天自由自在地飞行。
他从四楼一直跑到操场,距离教室可能有两三百米地距离,这还没有算上爬楼梯的路程。他向天上望去,果然,大雁开始南飞了。他从口袋里掏出数码相机,也就是小型的摄像机,调整,聚焦,拉伸……经过一系列的操纵后,他开始录像,却只录到了一些小黑点在移动。在蓝天的映衬下,那些小黑点显得格外明显,却依旧是一些小黑点,只不过两侧有东西在隐隐约约的晃动着,摇摆着。
他自己也拍摄的入了神,猛地一个激灵,看了一下右下角的时间,发现,上课时间是九点三十分,而现在是九点二十八分。没有任何犹豫的时间了,快跑,冲啊!他用尽全身力量调动四肢,一路上都没有停顿过,等到达教师门口喊一声“报告!”的时候,依旧还是晚了。“高老二”正笑眯眯地看着他,这就是惊骇全年级的“死神微笑”。大家都说,只要“高老二” 脸上出现死神微笑的时候,你的人生里终结已经不远了,记得买好骨灰盒。
“I'm late.”(我迟到了。)一张字条就这样贴在墙上,今天这节课轮到洪谭来面对这张字条了,这上面洋溢着所有学生仇恨的结晶。他隐隐约约听到了偷笑的声音,使劲的瞪着墙壁,敢怒不敢言。
“想必洪谭同学也已经反思好了,回座吧,please sit down。(请坐下。)”洪谭刚刚坐下,前后桌的窃窃私语又响起来了。洪谭怒火中烧,可是现在也不敢做什么。这年头,“高老二”“驯化”的学生已经都不会再犯事了,能再有一个还真是特别呀,现在全班的焦点就是自己,完全没有什么办法。
恍然间,他又陷入了幻想之中。他感觉自己拥有了一双翅膀,“扑棱棱”地飞出了教室。他看见一片蔚蓝的天空,他张开嘴,啄下一片白云,白云很甜,就像棉花糖。
他从天空中俯瞰学校,整个学校就像是一座乐高城,原本是那么的大,现在相比之下又这么小。他感觉一场开心。他飞向学校的体育馆,但它只是站在外面。里面的人正在测验视力,虽然他站在体育馆门口,距离测验牌有有三十多米远,除了最底下的一行之外,它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视力而是鸟类的视力。
“洪谭同学,别溜号,stand up。(起立。)”洪谭猛的一下回过神来,刚刚站起,高二强就问他:“这个单词怎么读?”他现在还半朦胧的沉静在幻想之中呢,但他现在还要回答,却不知道单词是哪个,但现在必须要应付过去了。于是,他想都没想,立马回答:“Bird。”(鸟。)“高老二”怒吼:“放屁,这个词你们从一年级就开始学了,是‘pig’。(猪。)”
“去,到角落那边站着听课,我不想看见你,记得啊,‘pig’。”高老二顿时也没气了,直接叫洪谭到角落那里去了。他掏出数码相机,放在课本后面,这样谁都不知道洪谭是在弄数码相机还是在看英语书。洪谭打开相册,然后找到了刚刚的那一段影像,他点击播放键,然后就开始播放了,录像带在相机里缓缓地运转着。他眼睛猛地一睁,除了屏幕里缓缓飞行的黑点之外,他还看见了一个从上向下俯冲的鸟类,而俯冲的位置,就是大雁群。
从那只鸟飞行的姿势来看应该是一只鹰隼。就在这时,照相机不见了,前面是正捧着照相机看的“高老二”。“哟,你小子对鸟类还这是着迷呢,我看你就是想变成Roast bird meat。”(烤鸟肉。)高老二带着讥讽的语气说出,他只看见那些人都在议论纷纷,不是用眼睛瞟一下他,然后又收回去。就是用手指指他,继续跟旁边的人讲话。他看见窗外有几只白鸽飞过,还是那么的自由,对他好像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鄙视。
第三节课下课了,他拿回讲台上的摄像机,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傻了,太傻了。感觉自己对鸟类的这些情感,是多么的不值得。
洪谭回家之后,屋子里面依旧是空空荡荡的,什么生灵都没有,就只有自己。他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来,用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写完了作业。但也只是英语和数学,语文作业还是没有布置。他感觉自己除了这样浑浑噩噩地写作业之外,还有什么能做的呢。
对于这一点,他自己也不知道,谁都不知道,鸟,也依旧不知道。
他这次写作业出奇的快,居然在课间就已经把所有的作业都给做完了,没有留下任何一本。又再次迎来了放学,他回到家中,拿出自己的手机,对着爸爸妈妈的微信发了一条信息:“妈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然后屏幕上又跳出一条信息:“明天你生日,我们怎么能不回来呢?”
“咦,不是一般都要出差两三周的吗,也就是说我不用吃外卖了,耶!”洪谭欢呼起来,他真的觉得外卖不怎么好吃,还是自己的父母做的好吃。
今天是周六,也就是说已经放假了,洪谭怀着期盼的心情等待着敲门声的到来。一直等到了中午,他已经快要绝望了。就在这时,门,依旧没开。他听见了门铃声,立马飞奔过去,打开了门,果然,是自己的爸爸妈妈。爸爸手里提着蛋糕,然后妈妈抱的盒子里,是什么?
洪谭今天和父母一起享用了蛋糕,到了开生日礼物的时候了。妈妈提示他:“儿子,这个礼物可是今天最大的惊喜哟。”洪谭听妈妈这一说,更加好奇了,缓缓地揭开了礼物的盖子。是什么呢,洪谭定睛一看。
哇,居然是一只百灵鸟。妈妈从袋子里拿出笼子,把熟睡的百灵鸟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巢穴里面。
这是洪谭最开心的一次生日,也是获得宠物的第一个生日。
 
2019.6.15.09:30-12:00于海南创意文学院
 
指导老师:

海南创意文学院小禾写作培训老师离响(微信18889793269,作文写作阅读网络一对一)
 
作者简介:
 
黄海,2008年出生,蒙古族,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海南创意文学院学员,海口秀峰实验学校五年级学生。有400余篇首诗文发表在绿风诗刊、扬子江诗刊、千高原文学、四川诗歌、中文自修、海外文摘、马小跳、新作文、小学生等文学杂志和作文导报、语文导报、金融时报、中国海洋报、华声晨报等文学报刊。《华星诗谈》报头版整版刊发两组诗歌作诗星重点推出。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选》、《中国当代诗歌选本》等数十个选本。已创作第一部长篇小说《慕辰游》。荣获中国作协《诗刊》社与团中央“青年之声”征文少年组铜奖、第7届扎龙诗会优秀奖、中国诗歌艺术少年奖、《南国红豆诗刊》二等奖等。已出版诗集《黄海诗四百》(1.2万行)。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彩票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论坛 安徽快3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