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北京赛车 > 评论 > 正文

韩东诗话(节选)


韩东
 
作家,诗人。1961年5月生于南京。8岁随父母下放苏北农村,198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哲学系。历任西安陕西财经学院教师,南京审计学院教师,1992年辞职成为自由写作者,受聘于广东省作家协会为合同制作家,后转聘于深圳尼克艺术公司,为职业作家。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85年组织“他们文学社”,曾主编《他们》1-5期,被认为是“第三代诗歌”的最主要的代表,形成了对第三代诗群产生重要影响的他们诗群。他们诗群的诗人认为“诗到语言为止”,强调口语写作的重要性,他们的作品对中国现代诗歌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促进作用。著有诗集、小说集、长篇小说、剧本、随笔集等四十余种,执导的作品有电影《在码头》、舞台剧《妖言惑众》。

 

刊物精选||韩东诗话(节选)
 
我们身处一个语言的现实,对诗人而言的确有一个先在的语言前提。对此的拒斥和无条件顺从都同样要命。诗的建设从对原材料的思考开始,但它不就是原材料的打磨和使用。诗呈现为语言又高于语言材料。
 
对诗人而言,对现实语言的关注犹如对自身命运的关注。现实语言,伟大的活力所,原始汤。
 
诗的问题不简单是语言问题,也是人与语言的结合。人与语言的结合也不同于人使用语言,而是某种合而为一。没有对语言的爱谈何诗歌?那只是在使用或利用语言。具体的诗人与语言共舞创造出真实之诗歌。
 
厘清语言不是诗人全部的工作,还有一部分是将自身投入,以创造第三者。而创造出的那个东西既是语言的也是诗人的,既是异己的也是我之菁华。
 
一首诗既携带语言的信息也携带生命的信息,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而生命总是具体的。语言在触及以前总是僵死的或未展开的。一段非诗的文字也携带二者的信息,但那里面缺少爱,没有结合的意愿、美妙和神秘。诗人委身于语言以成就诗歌。
 
将语言里的生命信息剔除、去掉个性差异就是诗,那也太简单了。这是在成品之上捣鼓,并不创造新物。没有意外进入的机械劳作,最多只是某种无伤大雅的游戏。
 
 
1986年西安第六届“青春诗会”,翟永明、于坚、韩东
 
文学的政治正确就是独立,是独立而不是反对。既独立于强权也独立于对强权的反动。批判的功能并不必然地增添文学的价值,执迷于此反倒会丢弃文学的责任。把文学的独立解读成针对强权的抗争是一种误会,更是一种不可能的强迫。我不反对但我拒绝(注意这里的用词)。
 
独立是文学的本体要求,非权宜,反对不然。否认文学独立的必要到底意欲如何?反对、抗争或者其姿态何时成了文学不容置疑的核心价值?
 
诗的确和情绪有关,但不是情绪的宣泄,而是情绪的抑制。
 
薇依说过,学习的目的在于培养专注力,而非获得什么。作为一个写作者,学习并不是为了补充知见增加资本,只是为保持敏感和锐利,就像磨刀。
 
 

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是最佳青春小说。此外我读到过的最好的青春小说还有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欧茨的《他们》和朱文的《弟弟的演奏》。
 
我对阅读的建议是,在一个比较宽阔的浏览和了解的面积上重读,选择重点,读破为止。每年二十位(作家)以上的预览,然后一年一个地搞掂。
 
没有良好的坐标感只凭冲动和天份的写作值得怀疑,或者说会浪费天赋。所谓的真诚是一个推脱,“自然而然”亦然。重估一切价值应始于写作的起心动念之前,但有时也会始终伴随写作。
 
自觉的写作何其难,尤其是在一个推崇才子、盛行散文、随笔的国度里。再与西式的青春神话合流,终是聪明人在做聪明事,避重就轻,尚未开始就已走到尽头。
 
马克思说,宗教是无情世界里的感情。这话太厉害了。文学亦可以借用,抑制、冷静、理性,无情之情才能触及纵深底蕴。
 
读到那些能正确表达自己内心的文字总是惊诧不已心存敬意。表达欲和表现欲一字之差,但区别明显。
 
王小波的迷人之处不仅在于其思考、批判精神,他还是一个平和有趣的人。尖锐与平和的兼容,他是如何做到的?
 
 

写作的人像学者那样说话比较麻烦,说不好且失其所长,因你没有那样的学术背景。你的背景在那套系统和训练之外。直接说就完了。自然要保持对语言的敏感,但这和学术语言是两码事。
 
写作者学习说话。第一步是说人话,第二步是说自己的话,第三步是让思想借你的口说话。
 
叙述无论是在小说中还是在诗歌中,都永远不会过时。
 
你读了那么多的诗,如果还想写诗,请忘掉那些佳句吧。
 
一首好诗或许给你妙语连珠的印象,但它不是妙语集成,更不是妙语,那只是一个印象。
 
你读到的东西也许并不是诗人为之努力达成的东西。诗人为之努力的是什么?如果你也想写诗,请深入这一点。
 
杰作之上的光华只是副产品,被其迷惑是由于浅见。光华是附带的,实际上运作的是什么?
 
诗歌中未写出的比写出的重要。空(四声)成就了诗歌,是诗歌的枢纽。
 
谈谈诗的“尺寸”。有人的奇思妙想在词语的尺寸内(搭配、对偶等),有人是在意象的尺寸内(比喻、象征等),也有人是在叙述和结构的尺寸内(事件、创意等)。在每种尺寸上经营都能成就不错的诗歌。我所想象的尺寸是超大的(超越以上三者,一种指向、意欲),但这并不意味长诗或者大诗。
 
诗歌就是奇思妙想,但可以是大尺寸上的奇思妙想,细部则平淡无奇。
  
节选自《汉诗界》总第五期深度栏目
 
 
《汉诗界》总第五期
新刊现已发售,购买链接
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837830046&spider_token=3650

 
 
《汉诗界》纪念卡片
限量发售中,点击“阅读原文”进微店购买


 

来源:《汉诗界》编辑部 (原创)
作者:韩东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 pk10代理网址 秒速时时彩开奖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