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北京赛车 > 评论 > 正文

用洁净的诗语献给庄稼以及黄昏

 
 
用洁净的诗语献给庄稼以及黄昏
——简评施浩的《黄昏下的颂辞》

 
作者:郭栋超
 
  庄稼只有几片叶子,吸氧沾雨后,却把收成举过头顶;水草颤动腰身,洁净着却是鱼的嬉戏之处;不能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不是画家笔下的圣物;背着行囊的路人不把该放下的放下,你能走多远?
 
  我说这些与施浩的诗有关吗?答案是肯定的。
 
  当下,要么是浊语,要么是舶来语,充斥着一部分诗人的语境,白天不讲真话,晚上说着鬼话,时间久了,忘了该怎么说话了。更有甚者,一首短诗,语言似外语,让你猜不透他到底想说什么?
 
  我不反对借鉴外域诗人的语言表述方式,但我不赞成故做高深。“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很美,不仅仅是音韵美,诗语所阐释的内容也耐人品茗,而《石壕吏》《卖炭翁》却更易为大众所接受,如施浩《在圣母院的一张版画上》中的描述,“颂歌在雨水中翻滚/生命生命生命/炼钢的声音/伐木的声音/鲜血的声音/收藏在青铜下的那只船上/铜呵铜呵铜呵/原来是一张废纸上的图纹”张力十足,其雄性的诗语,穿透力喷发的内核即诗意。“钢”“木”“血”的碰撞后,都“收藏在青铜下的那只船上”。广场上,大声读出“铜呵铜呵铜呵”,读得舞之蹈之,“原来是一张废纸上的图纹”突然一收,多么舒缓,余音袅袅。
 
  “远山栩栩如生的草木/已进入圣书里的夜晚/只有鱼儿围着女人们竖琴/一边舞蹈  如水一般/流进夜间迷人的风景/站在这里  我忱心让人写入画中/我便远离她们/漂泊大地上别的景致”,《黄昏下的颂辞》这样书写黄昏。诗语一般不用形容词,可用得好了也有奇妙之处:栩栩如生的草木,是动的;圣书的夜晚,甜静而温馨;鱼儿却打破了这迷似的夜,女人的竖琴,有鱼儿围着舞蹈。这是多么曼妙的夜呀!洁静的语言构勒出了别样的景致。语静景明,不惹尘埃。
 
  戴望舒的《雨巷》,诗语浸泡在雨中,谁都想碰上撑着油纸伞的姑娘,施浩的语言,也有同等的效果。不过,戴氏是悱恻的,施浩是诗语如雷,滚滚而来:“平静地思考/彻声呐喊/我建设一首伟大的诗歌/把语言撕开/甩碎/组合肉体/像我刚开一个球体的血/生长大地上的屋字和群峰/海洋成兰岛”,这样的语言浓重了诗情,砸得人生疼。
 
  上学时,我们这一代接受的是“形式要为内容服务”,师者,讲的摇头晃脑,徒儿不解其义也是有的。我忘了哪方神圣说过:有的诗可读、有的诗可颂、有的诗可唱,我还忘了哪方神圣还说过:白天写的诗一般激昂,夜晚写的诗一般缠绵。施浩的诗应在白天写、晚上改之列。谁知道呢?他是激昂与缠绵兼得。“夕阳西下/鱼王领着许多的鱼儿在水面跳跃/一块巨金被分割成无数辉煌的谷粒/漫漫沉入水底/这是渔民们收割的稻子/或是他们的女人/在水里沐照黄昏”,音节音频都很雅致的同时,其诗语完美喧染了“夕阳”“远山”。施浩,这样的氛围,这样的景致,扯拽着你,使你唰唰落泪,你不落泪却让读者落泪,也是个玩家了。
 
  想必施浩过了天命之年,而我已是夕阳下快乐的老哥哥。施浩所经历的,我也都经历过,故,对施浩所营造的诗境感同身受,我们都难以忘却那曾经的过往。“每当想起那个孤女弯腰在田间拾着遗落的谷粒/我便感觉世态炎凉/雨水就降至农田之下/一群男女在青春期变老”,那是一段苦难而诗意的日子,但我们必须“热爱生命”,必须珍重庄稼。李犁说,沉湎于幻想是诗人的常态和工作,这也让他们常常忽视现实而生活在想象中。共而同之,此言为准。对施浩的诗探之,我觉得他在幻想的同时,又多了生活的体验,不仅仅是幻想。那个弯腰拾谷粒的孤女,他一定见过,歌女走进舞池,他也一定见过,而这个美的歌女,说不定就是那个孤女,那个因生活所迫走进舞池的孤女。《黄昏下的颂辞》写于1993年,那时正是热舞流行的时候,有多少邻家女孩走进了舞池呀……
 
  从山谷的最深处,忘了那不该忘了的过往吧!工作着是美丽的,生活着是幸福的,让你我动身走向大海吧!
 
  ——于2019年12月28日夜
 
  附:
 
  《黄昏下的颂辞》
 
  作者:施浩

 
  一
 
  夕阳西下
  鱼王领着许多的鱼儿在水面跳跃
  一块巨金被分割成无数辉煌的谷粒
  漫漫沉入水底
  这是渔民们收割的稻子
  或是他们的女人
  在水里沐照黄昏
 
  远山栩栩如生的草木
  已进入圣书里的夜晚
  只有鱼儿围着女人们竖琴
  一边舞蹈  如水一般
  流进夜间迷人的风景
  站在这里  我忱心让人写入画中
  我便远离她们
  漂泊大地上别的景致
 
  每当想起那个孤女弯腰在田间拾着遗落的谷粒
  我便感觉世态炎凉
  雨水就降至农田之下
  一群男女在青春期变老
  每当看见美的歌女走进红色舞池
  我便不禁伤感
  我爱的人必须死去
  我恨的人全无
  这时  我听见黄昏里一个缺钙的诗人向大地
  的献词
  我不再唰唰落泪
 
  我热爱生命  便去练习行走
  我珍重庄稼  便去参加劳动
  春播
  收获
  捕捉
  搏斗
  爱人的女儿
  平静地思考
  彻声呐喊
  我建设一首伟大的诗歌
  把语言撕开
  甩碎
  组合肉体
  像我刚开一个球体的血
  生长大地上的屋字和群峰
  海洋成兰岛
 
  庄稼比上一个世纪的更加茂盛
  女人围着家园
  边舞边蹈
  我现在可以走近她们
  咏大地或人的颂词
  并且寻找物品  建设爱情
 
  二
 
  温暖的日子
  我选择静坐
  像石头一样
  在充满污迹的山谷间
  不受污秽
  到黎明
  直到达光明的水底
  我看见隔世的荒凉走过
  一棵树
  一首诗歌
  或者
  英雄!
  日出日落
  迫近辉煌的村庄
  我用锈蚀的铁皿
  锤炼语言
 
  我改变一些流行如水的日子
  顺从晨祷的教导
 
  在狮子贪爱的欲性里
  我抓住部分食品和酒
  一个人在最平静的阳光里
  像草莓一样存在
  并且渐渐
  衰老
 
  过去的水面
  一尾黑色的鱼跃出
  我驯服一种音乐
  他们蹈水的舞步
  把我留在这种风景里
  身上缀满落叶
  我闻到果子腐烂的气味
  一种死亡过程
  从山谷的最深处
  动身走向大海!
 
  《在圣母院的一张版画上》
 
  作者:施浩

 
  人群的脚印正走进羊群啃光的草地
  离离的树木
  荒荒的日光
  片刻的爱情
  末落的海水  呈现大地的力量
  在每一座城市的甬道上
  诗人和石头擦肩而过
  女人  男人和
  铁具
  在圣母院的一张版面上
  农庄是一座座平民的血库
  他们的女儿在阳光下
  被火焰绑在树上抽打
  使春天背信弃义
 
  颂歌在雨水中翻滚
  生命生命生命
  炼钢的声音
  伐木的声音
  鲜血的声音
  收藏在青铜下的那只船上
  铜呵铜呵铜呵
  原来是一张废纸上的图纹

 
 
  郭栋超:毕业于河南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理事。已出版诗集《高原 草原 平原》《盛宴》《在这纷扰的尘世该怎样爱你》《少年带着雷声远行》(合著);荣获首届《奔流》文学奖:诗歌奖,中国诗歌万里行优秀诗人奖,第二届河洛桂冠诗人奖。诗和诗评散见《中国作家》《诗潮》《诗林》《诗选刊》《奔流. 时代报告》《莽原》《星星》《绿风》《海燕》《诗歌月刊》《岁月》《天津诗人》《诗歌地理》《工人日报》《中国交通报》等各类报刊及中诗网、今日头条,凤凰网、环球网、豆瓣网,诗评媒等网络平台。获《奔流》首届、第二届诗歌一等奖。
 
  作者:郭栋超

安徽快3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pk10代理网址 安徽快3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官网 加拿大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