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北京赛车 > 文坛动态 > 正文

中国网络类型小说的局限

中国网络类型小说的局限
 
  如今网络类型小说市场迅速成长,以商业利益为根本出发点的竞争模式势必会带来作品良莠不齐以及状况频出的问题。网站更新速度要求大量作品迅速输出和更新,网络内部审核粗略所引起文字浅白、意义稀释等状况,都是隐约问题慢慢暴露的苗头。
 
  娱乐性大于艺术性
 
  速食化是网络文学语言的突出特点 ,这是与快节奏的时代、快节奏的思维和快节奏的传播方式相适应的一种看似平淡但是存在过多娱乐性,通过机械化复制生产出大量的文字泡沫。整体而言,速食化语言缺乏艺术指导,遮蔽了文学的特质,阻碍网络文学长远发展。同时,市场推动的反作用力明显。很多网络小说长篇巨制,动辄篇幅百万,为了追求点击率、也为了网络读者要求快速更新,有的作家甚至一天写完几万字。除了极少数真正天才纵横的人,以这样的速度能创作出优质作品的可能性极低。这种写作方式带来的严重后果是原本不成熟的创作进一步流于轻率。这就是网络类型面临的过度娱乐化的尴尬境地,在市场面前丢失的文学原创美感是其发展有所偏离的内在原因之一。
 
  庞大的拥趸群和多元化产业化的传播方式,使网络文学渐渐拥有了自己的声音,但是这样的快速驱动无法保证网络小说出场之后的艺术审美性。因为愉悦身心而生,又因娱乐特性扩张,却又因为无节制的“轻浮”让作品的可读性大打折扣。过犹不及在网络类型小说的发展历程中造成了巨大伤害。文学一直植根于艺术,并且以艺术自傲。流水线加上套路化的创作模式,让网络类型小说在大观上丢失了根本。网络文学最先由于其亲切的泛娱乐特性征服一大批读者,也不能仅仅局限于娱乐心理。作为文学在新时代的一种重要表现,艺术性的文学尊严是无法丢弃的,要发掘新的兴趣点和思路,寻找艺术路径,创造满足文化市场推陈出新的需要。
 
  低端迎合多于审美引领
 
  平静安逸的社会环境,日益淡化的政治色彩以及消费文化的盛行,使得在相对富裕物质条件下成长起来的网络作者们不再具有父辈那样与生俱来的抗争意识和政治使命感。他们所面临的困顿多半是物质过度丰足后无所事事的精神空虚与麻木。而他们所做的突破则是要在无奇不有的网络上,以被禁止的话题冲击网民们见怪不怪的目光。虽然作者力图走出题材禁忌,但对社会现实的关注和思想深度的缺乏却使性小说除篇幅增长外,仍然停留在视觉和感官刺激层面。如《爸爸,我怀了你的孩子》,因题目的争议性获得大量点击,出名后还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但实际上是讲述带有“媚幼”倾向的当代都市青年的爱情纠葛。除此之外,更多性向或情色小说简单地编造艳遇、吹嘘性能力,缺乏人性的关怀和思索的深度,无力对生活进行深入的思考,更无真正触及思想前沿或社会问题的内容。突破的欲望和思维深度的限制使这类小说所要表现的不羁陷入尴尬境地。
 
  缺乏内涵深度的三流作品占据市场,这是属于网络文学的身份危机。传统的文学审美引领在此刻被搁置,读者盲目的狂欢又将一些网络类型小说推向更为卑微的地位。网文世界需更多的精品,来提亮网文在部分主流文学眼中略显暗沉的轮廓。作为网络写手,就更应该以弘扬网络文化,传递文学精神为己任,借助庞大便利快捷的网络媒介,将网文的新鲜、灵活、平实、丰富发挥得淋漓尽致。将正能量的审美放置在第一,不被迎合的姿态打败。
 
  功利追求多于意义建构
 
  有较大的读者群体的网络写手,每次推出新作品,网络上就会出现各种“蹭热度”和“打擦边球”的现象。像写手“横扫天涯”介绍,他创作的《天道图书馆》大火后,市场上就出现了《都市之天道图书馆》《火影之天道图书馆》等多部作品。这些小说不仅作品名称、故事情节与其原著相似,连主人公姓名都是原作品主人公姓名的谐音。还有的作品为了获得流量和用户,通过非常隐蔽的创作手法,将低俗和涉黄内容,加入到小说中。这类“蹭热度”和“打擦边球”的现象不仅涉嫌侵犯著作权,分流了原创作者的用户和流量,还可能给原创作者的声誉造成伤害。网络文学因为数量众多,管理不畅通,让许多投机取巧的写手在市场的不完善之下偷获利益。
 
  类型小说在网络市场的运营之下,因为自身的特性,极容易迷失在商业乱流之中。网络类型小说的兴盛很大程度上与市场消费紧密挂钩,源源不断流入的资金与收入以“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状态把控着网文世界的生产。为追求高效率高利率的回报,难免也就出现投机取巧之作。网文创作者分为专职以及兼职两类,而成功大神的高收入示例是吸引更多人投身网络写作的第一要素,利益完全战胜创作。以金钱名利开启的道路,必然伴随着为更多好处而处处受限的局面。网文也因为其平俗易书写的方面被人利用,出现许多文学垃圾。文学所代表的生活反映以及人生意义在一些作品中消失殆尽,以文载道的传统很难展现。在这样不规整的环境之下,好的作品要求作者有充分的能力,对于作品有责任意识,摆脱利益的左右,才能够尽快改善在网络文学欣欣向荣背后存在的类型小说暗流。网文带来源源不断的利益,而这种利益也决不能牺牲文学的震撼效应,文学的意义不应被抛弃。
 
  来源:欧阳友权主编《中国网络文学二十年》
  作者:吴安妮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江苏快3 北京赛车彩票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幸运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