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网

北京赛车 > 文坛动态 > 正文

诗人祝凤鸣去世

 
 
诗人祝凤鸣去世
 
  诗人祝凤鸣于2020年1月25日去世,享年56岁。
 
  祝凤鸣(1964—2020),男,1964年生于安徽宿松县,1981年考入安徽师范大学地理系;大学毕业后曾在黄山、马鞍山等地中学任教,1993年调入安徽省社会科学院从事科研工作,1998年起,兼任安徽电视台社教中心编导。
 
  作品多抒写乡村感受,忧伤、神秘的内心景象,使乡土中国的现代表达得以进一步完善。
 
  1998年参加《诗刊》社第十四届“青春诗会”;电视纪录片《我的小学》曾获“金熊猫”国际纪录片大奖,中国纪录片学术奖一等奖及最佳编导奖。
 
  曾任原安徽文联《诗歌报月刊》编辑、诗歌报网站会员制刊物《诗歌报月刊》特约编辑,委托诗歌报网站出版个人首本诗集《古老的春天》,参与组织召开诗歌报网站第六届“金秋诗会”(江苏太仓),2015年出席诗歌报网站在安徽合肥举办的“首届安徽诗人大会”。
 
  2020年1月25日 20:48 因病在安徽合肥去世。

附:

祝凤鸣诗歌作品选读

 
枫香驿
 
朝北的路通往京城
汗淋淋的马在这里更换
少年时我从未见过马
通过我们家乡的驿道
秋天来了 红色的叶子落满路面
枫香驿,在以往的幸福年代
稻田里捆扎干草的
农家姑娘
在一阵旋风过后
总是想象皇帝的模样
我的乡亲们都是穷人
孩子是穷人家的孩子
驿道一程又一程
没有一个人能走到底啊
夜色里飞驰而去的消息
都是官家的消息
随后是冬天,飘雪了
枫香驿便渐渐沉寂下去
在一片寒冷的白色里
很少听得见马蹄哒哒的声音
 
1988.11.29
 
持烛者
 
正午的持烛者  站在宁静的日光里
和善地  孤独地  没有护送的人
站在树荫和凉水里
白生生的蜡烛
风里的烛光展开黄绸
田野响起霹雳
光辉的露水升腾
家乡萦绕在心上
心爱的人坐在古塔里
持烛者
看见天边婆娑的天幕
看见微微晃动的蓝镜里
自己的嘴唇
火红而新鲜的嘴唇
倾诉着人类的悲哀……
 
1989年3月
 
归乡
 
过了三十年  离别
冬日城市的奇观
我乘船归乡
 
哦  树叶间浮现出
久违的长着雀斑的笑脸
我的父母
双手放在膝盖上
向我叙说
我手提布鞋的黝黑童年
 
――那时栗树撑起
苍天和谐的蓝图
在夜晚的山后
依旧是钴蓝色的沙尘落在竹园里
依旧是知更鸟的啼鸣
 
炭火  鱼鳞和卵石
依然在门槛边放光
小小的蟠旗引向月亮
 
白蚁还在屋梁上弯腰
蒿草也留下暗影  只是
年迈的祖母已经死去
 
缄默的山丘下
秘密的河道不知通向哪里?
 
我现在回到村里
一只鸡
一个银匠
一片玉米和薄荷地
以及平放的墓碑上倒影的星象
都把我紧紧纠缠
 
我再也不会走了
我会长久地留在夜色里
 
哀歌
 
年纪轻轻,我们
曾经相爱而其实无知
——叶芝
 

这是鲟鱼的浩大春天
橙红的梯子从月亮里飘下
手绢落地  细纱变冷
 
这是八年以前
一千亩青草的边缘
浮现出打鱼人的脸
 
北风吹过来
我搂着你
你雪白的双足如两声叹息
 
我怎能离开这微凉的
灯光闪烁的三月
我怎能把搁在你心中的双手抽回
 
八年过去了
欢欣的时光在飞旋
黯淡的纺锤上
也缠上了悲哀的火红纱线
 
那是谁在翻越雪山
那是怎样孤单的野兽
观看破碎的青春的夜晚
 
黑夜无边  海水浩大
两块浮冰在悄悄溶化
 

 
哦  多么疯狂而盲目的青春
飞奔的田野载着两个灵魂
 
银蜂:
我要走了
我要飞到遥远的地方
 
那里的石块沉浸于酒精
你能否记得我白色的翅膀
 
茴香花:
我是书卷和大地的女儿
我是河岸凄凉的回声
我的骆驼  立在草上
日复一日  布满倒影
铅青色小路通往冬天的黎明
 
银蜂:
我要飞到遥远的地方
 
茴香花:
有时月光照着寒冷的沙滩
母亲坐在柳园里
仿佛另外一个人
在焦急地把我呼喊
 
银蜂:
我要走了
我要飞到遥远的地方
 
茴香花:
村里全部的火都熄灭了
屋顶上还有一个
手持菖蒲的亲人
那是不是我的爱情
 
银蜂:
亲爱的  我要走了
在遥远的地方
请你记住我白色的翅膀
 

 
那久久消失的
必将在春天的午夜呈现
那烛光里的无辜伤害
必将铸成冷剑
又回到你快乐的床边
 
八年过去了
寓言在头脑里翻身
旧瓶装满黑夜
 
北风吹过来
依旧是一千亩草地
白色的鲟鱼跳上江堤
 
银蜂飞过暗哑的茴香花
八年过去了
橙红的梯子从月亮里飘下
 
1992年11月
 
古老的春天
 
一轮明月升起,村里的人围坐山坡
观看露天电影
银幕上,一个身披镣铐的受苦人
正缓步走向刑场
他的坚毅,他的悲伤
印在每一张发呆的脸上。
 
天上,正在发生月蚀
满地松影
渐渐变淡、消失,
我第一次感到了光阴流逝的秘密。
 
1996.11.10
 
白夜
 
……忆及童年,芦村,三更之夜,
池塘展开
如黑色大花。
 
青蛙叫喊着
到处是春暮之火;
树枝间,月亮
燃烧着它的白骨。
 
无名小鸟
喁喁嘤鸣
噢!万类的痴迷夜。
 
青龙的雾霭淡了,在东方
清晨正纠缠着升起
 
在强光的洪流
倾泻之前
我想扑进池塘……
 
扑进时光碎裂的夜晚
或另一个人的躯体。
 
1995.11.29
 
黎明
 
姑娘,你这碗泉水是慎重的
水面黝黑,倒映着
繁星……人世的微光一点一滴
 
你是宇宙的乳汁,刚刚凝成
你是垂柳,红雀,新耕的田野
也是粗砂和黑岩
时刻散发着清香
 
你是虚幻
苍穹里,云霞庄严,宛若铅石。
 
许多星星消失了,一年年
它们的光芒依然在高处喷射、传递,
沉落在另一片铁青的旷野。
 
所见
 
有一次,在梦中
我蹲在一个温和的角落
秘密地观看
一头母牛产下红色牛犊
并舔净它,给它哺乳。
夜色明净
青草芳香
在早春草原荒凉的中心
红盘的月亮
洒下碎火
我的眼睛有着
焦虑的妇人的柔情
我请求他们
在梦中,我跪下并请求他们
也给我一个位置。
 
河湾里
 
枝头雀鸟纹丝不动,仿佛一团团黑泥
在阵阵压紧的空气下
河水有力地打着旋涡,千百个冬天都是这样
人们隐蔽在远处的坟茔
和山间静谧的屋脊里
鹅卵石孵不出红色小鹅
只有波涛偶尔剥下几片沙粒……我将
渐渐衰老,死去,哦!故乡,若是真的
能再转生人世
我还要回到这里,看着喜鹊和乌鸦
被杨柳的绿焰摧飞
杜鹃花的雾霭散开,一年年
田野冒着热气,泥土飞卷
在太阳炙热的炉膛里
我与兄弟们耕作着,叹息着,歌唱着
辛酸又疲惫
直到双手把锄把磨得银亮
山岗上淡淡的满月
使万物酣睡,沉落,我全部心灵的迷雾
也缕缕消失……
 
乡村冬夜
 
杏枝变黑 麻雀敛翅
孩子们从池塘的蓝冰上
一个个飞起
 
灯光惊醒枣木的窗户
泥地上已是斑斑牛迹
 
远处的田野里
黄鼠狼热血沸腾
它的心跳
它无穷无尽的惊悚
 
溪水绕得山坡晕过去了
山阴里走下
几个归家的发亮的灵魂
 
之后一定是这样的景象
月亮的斧头在树丛里滑落
头顶的木星又白又亮
 
芦花村
 
记起春天芦苇的日子
兄弟们的脸孔酡红
太阳把柳影映到田埂上
 
四野是春耕的冷静的人
淡白的桃花下
斑斓、焦急的群虎在跳跃
 
这是我们的村子
还没有到芦花泛白的季节
花椒和山杨还未透出朱砂的颜色
 
母亲是疲惫而坚忍的
是什么使她哑然无声地伫立
在先辈的宅邸中?
 
池塘里有禾苗的影子
有挽起裤腿洗涮的人
孩子们在清浅的水里摸虾
 
这纯真的景象随风晃动
这是我们的村子
在如此温和的地方
 
许多人离开又回来了
村头还有数不清的未世者
 
还没有到芦花盛开的季节
那是秋天 我们村子同舒州相邻的山顶上
飘飞着纤长的红铜的月亮
 

 
十一月,门前收割后的晚稻田里
渠水汩汩流淌,
麻雀在寻找谷粒,奶奶望着落日
在干燥的荆棘旁
一边收衣,一边叹息:“……唉,都三十年了。”
祖父是在一个月夜被抓走的,
一直没有音讯。
 
傍晚,西风吹过山脊,
我和父亲在山坡上挖土,松影里
一只黑狗睁亮双眼,
父亲弯腰拾起一根白骨,
细细打量
那是一根人的腿骨。
 
远处屋檐下,奶奶的身影
如皮影戏般摇晃,
晚霞中,父亲一动不动,
穿着灰布衣裳,仿佛一个戴孝的人。
 
小河沿
 
赤杨,卵石,杂草中匍伏的黑牛
一只变蓝的鸟
带着我的忧愁,将头插入水中
河心,葵花形石桩激起涡流
我从前来过这里?
 
三月,绛紫色黄昏
沉积着悲痛,
一个久已消失的容颜又浮现在风里
……对岸,萤火点点
 
禾墩送来白色葫芦花,
……哦,白色葫芦花
 
往昔
 
多少次,山村沉陷于暮色
深不可测的谷底
是藏满刀鱼的溪流。
路边,茅草花的长穗
顶着蓝晶晶雪块,仿佛亲人的脸。
 
我将双耳贴在岩石上,
周围冰天雪地,我却在燃烧。
 
多少次,竹林里小屋
传出蒸气和灯火,
还有老妇人如泣的歌声
 
离村多年,多少次 我凝视着月光
阵阵洒落在村口,
雪地上的天空
现出银晃晃闪电,现出
那无涯黑夜漫长的神经。
 
清水塘
 
这明镜一样的水面里,
是庙宇山急速泻下的飞瀑。
在我们村子,生活变得缓慢
宛如涧水在水塘歇息。
黄昏时分,水边
总有弯腰洗刷的人
总有牵牛唱歌的姑娘
仿佛塘岸上的黑枫
她们从来就在那里,
而且永远在那里。
我记得童年时代,
一个皓月当空的晚上,我和弟弟
回村路过塘边
山上轻风吹皱了水面,
远处涟漪闪亮,不知是萤火
还是月光,
我对弟弟说:“你相信来世吧?”
“我不知道哦。”
水光依稀,时日飞逝,
我已无法控制内心日见憔悴的忧郁。
来源:诗刊社 
 

 
华盈彩票网 pk10代理网址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江苏快3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论坛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